最動人的距離

 

 

 

 

 

 

 

 

 

 

 

 

 

 

 

 

 

 

 

 

 

 

 

 

 

 

 

 

 

 

                                                           

 

 

 

 

 

 

 

『最鄰近的距離』的活動公告裡提到,珍•古德用她和黑猩猩心靈相通的
故事作為《我的影子在岡貝》的終曲,感動了許多讀者。深愛海洋的作家
廖鴻基在《鯨生鯨世》(晨星出版)堙A也寫下一段海上奇遇

那是一群虎鯨!在近切的距離中,我們逐次算出共有六根背鰭掄出海面。

大約三十公尺距離,船長將船隻停下來不敢冒進。我們沒有把握,再靠過去
牠們會如何反應?

潛水離去?抑或群體攻擊船隻?曾經讀過一本資料上說,才二、三十年前,
牠們還被形容為「只要一有機會便會攻擊人類」、「是地球上最大的食人動
物」……虎鯨成體大約九公尺長,體重可達十噸,幾乎和工作船等長、等重
,牠的游速可以高達每小時六十四公里,食性凶殘,食量驚人,會吃食其他
哺乳動物。牠一次能吃食十三隻海豚、十三隻海豹,甚至體型比牠們大的鬚
鯨也是牠們獵食的對象。

牠們是海洋裡的獅虎;是海上的霸王!

牠們發現船隻了!那龐碩的身體迴轉扭動衝向我們泊止的船隻!

沒有絲毫遲疑,沒有任何顧忌,牠們整群衝了過來!

牠們和船尖頭對頭快速迫近。我站在船尖鏢臺上,眼愣愣盯著那隻帶頭衝刺
的虎鯨游過腳下,眼看就要撞擊船頭。

當然,船沒被撞翻,沒有人被俗稱「殺人鯨」的虎鯨叼去當晚餐,所以廖鴻基才能接著寫這段盡在不言中的心靈交會:

虎鯨衝到幾乎要和船尖親吻的距離,倏地側身迴旋。那是高超的泳技和高上
的態度。牠垂下尾鰭,把頭部露出水面,牠沒有碰在船尖,連輕輕觸碰一下
也沒有。

牠臉頰偎著船尖牆板,如老朋友相見般親暱地和船隻擁抱擦頰。

那顯然是牠們表達親善禮儀的方式,沒有絲毫矜持、直接又大方地表露出海
上相遇的溫暖感情。

有幾隻順著船舷擦身游向船尾;有一隻潛下船底斜身穿越船下;碟子般大的
圓圓鼻孔大聲地噴起高昂的水霧。虎鯨這樣坦率的行動,讓我們都失了魂,
無意識地呼喊,分不清是激情、感動,是夢裡的恍惚,還是承受不住盛情的
呢喃。

喊叫聲漸漸沙啞、漸漸哽咽……

我們船上七個人都能指證,這一場接觸過程中,牠們和船隻、我們之間沒有
間隔距離,以牠們的能力,要把我們撂到船下並不困難,整個接觸過程中,
牠們不曾稍稍顯露任何惡意。

反而,是我們曾經疑懼、曾經誤解善意、曾經躑躅不敢真情表露友誼。

這分人類的沉重和遲疑,早已被那直驅而來懷抱著童心的虎鯨輕輕瓦解、鬆
綁……一股說不出的愉快壅塞在心頭,那是四十歲年紀的我這輩子不曾有過
的感覺。

類似的故事所在多有,沒人知道為什麼鯨豚類如此友善。和人類在演
化距離上最接近的黑猩猩也能和人類心有靈犀,但可沒聽說過牠們也
能像海豚一樣,替人類治病。鯨豚類和人類之間的演化距離比較遠,
但如果不是被海水所隔開,也許會有更多動人的交會。

明天,一月三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台灣最著名的鯨豚類專
家,台大生態學與演化生物學研究所的周蓮香教授將要告訴大家,二
十年的鯨豚類研究歷程中的許多動人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