為什麼要睡覺?這個問題想必從遠古時代就有人問過,
搞不好第一個問這個問題的,還不能當成『人』來看。
有文字記載以來,對這個問題提出答案的,在西方有亞
里斯多德的蒸氣冷卻說,在東方有孔子的朽木糞土說。
不管有多少人問過這個問題,到了今天,還是沒有人能
夠給個圓滿的答案。

山不轉路轉。原來的問題沒有答案,就有人開始問起比
較好回答的相關問題。哪些動物會睡覺?這個問題關係
到是拖隻肥美的動物回家當晚餐,還是被拖回去當晚餐
,所以想必也很古老。答案呢?在《睡眠的迷人世界》
(遠流出版)一書中,專門研究睡眠的作者說,鳥獸魚
肯定都是;至於蟲嘛,他只能說有證據顯示有,但可能
沒有。如此看來,原來這個問題也不好回答,遠古的獵
人可能還比無須擔心成為盤中飧的現代科學家清楚,敗
德的『朽木糞土族』除了宰予之外,還包括哪些生物。

科學研究做了半天,卻還達不到遠古獵人的水準,著實
令人沮喪。更糟的是,慘事還不只這麼一樁。《槍炮、
病菌與鋼鐵》(時報出版)的作者在書中就記載了他在
新幾內亞的親身經驗:當地土著比專門研究香菇的科學
家還要了解香菇。同樣地,遠古的獵人絕對知道動物有
的晝出夜伏,有的晝伏夜出,必須認真看待,而科學家
卻花了幾百年的時間,才體認到與睡眠息息相關的生物
時鐘的重要性。

有什麼問題是現代科學家比『土著生物學家』還要清楚
的呢?新幾內亞的土著光是可吃的香菇就知道二十九種
,所以看來拿土著沒見過的東西來問問題,比較有可能
扳回顏面。微生物他們總沒見過吧?那麼『哪些動物會
睡覺?』換成『哪些生物會睡覺?』,『哪些動物晝伏
夜出?』換成『哪些生物晝伏夜出?』如何?

這兩個問題絕對可以讓原始獵人與土著傻眼,只是科學
家們也好不到哪裡去,因為要定義微生物的睡覺與晝伏
夜出可不是件直截了當的事。

明天,一月六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黃國
豪學長將要告訴大家細菌到底會不會睡覺,以及台灣的
科學家在這個問題上所做的劃時代貢獻。

 

細菌會睡覺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