達爾文的《物種原始》洋洋灑灑地寫了四百九十頁,花
了許多篇幅在談各種生物在型態上的變異。從他在家裡
飼養的鴿子,到給他重大啟發的加拉巴哥(Galapagos)
群島上的鳥類,無所不及。談論型態變異,怎麼可能沒
有圖解來輔助,所以《物種原始》想必是本圖文並茂的
書吧?令人驚訝地,這本書竟然只有一個圖。猜猜看,
這張唯一的圖媕Y,畫的是什麼生物?什麼生物如此重
要,以致於『惜圖如金』的達爾文必須用張圖來幫忙解
說?

答案是,鳥獸蟲魚皆不是,魚蟲獸鳥均網羅。到底是什
麼,且賣個關子,有興趣的人自己去翻達爾文的書吧!

現今談論演化論的書籍,多半都已背離了《物種原始》
的傳統,一頁裡頭可能就有好幾張圖片,免得讀者覺得
難以理解,連一本都賣不出去。這之間的差異,有多少
是因為達爾文希望他的演化論如同數學理論,是建立在
事物的本質,而非特例上;有多少是因為製圖技術的進
步與便利,倒是頗為耐人尋味。話說連泰迪熊的演化都
有科學家研究過,刊登在有頭有臉的(『科學』一點的
說法:2003年的衝擊指數=2.557)期刊上面。所以,嗯
,天曉得,說不定研究生物教科書中圖片數目的演化,
也可以替急著累積論文點數的人加加分呢!

圖片,或者說影像,已經成為傳達訊息的重要媒介。貴
古賤今的人曾感嘆,一代不如一代,光從圖文比例就可
看出,以前的讀書人比較有深度。也許吧。畢竟對『風
檐展書讀』的人來說,手上捧的怎能是本漫畫書呢?

現在比較少聽到這些人的聲音了。在成為他們所崇尚的
古人之前,想必其中幾位也曾經在醫院堙A焦慮地等待
醫師審視影像圖片的結果。到了這一刻,他們終於必須
承認,圖片影像的重要性;終於必須承認,法國的洞穴
壁畫比所有的書籍都要古老,是更值得習於貴古賤今的
人尊敬的『古道』;也終於必須承認,伴隨著『風檐展
書讀』的是『古道照顏色』。

明天,三月十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新加
入生物物理研究團隊的『照顏色』專家,鄭建宗教授,
將要告訴大家,除了讓達爾文談論的型態變化更加一目
暸然之外,影像圖片還可以幫助醫師檢視病灶的變化。
他也會告訴大家,物理學家如何在這個方興未艾的領域
中佔有一席之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