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胞船舶工程學

 

 

 

 

 

 

 

 

 

 

 

 

 

 

 

 

 

 

 

 

 

 

 

 

 

 

 

 

 

 

                                                           

 

 

 

 

 

 

 

李白在《宣州謝朓樓餞別校書叔雲》中寫下『抽刀斷水水更流,舉杯消愁
愁更愁。人生在世不稱意,明朝散髮弄扁舟』時,大概沒想到『弄扁舟』
可不是件簡單的事情,沒弄好的話,不需要舉杯就愁更愁了。

船舶工程是一門很古老的學問,可能有幾萬年的歷史。從最原始的樹幹發
展到現代的航空母艦,即使尺寸相差千百倍,一個不變的設計考量是船舶
的穩定性。這一點,第一個想要將獵到的野獸拖上船的原始人大概就注意
到了(如果他沒淹死的話)。而這也就是為什麼說,李白沒弄好的話,不
需要舉杯就愁更愁了-因為據說李白是俯身去撈水中的月影時,重心不穩
,掉到水堬T死的,連舉杯的機會都沒有哩!

科技的演進不只讓人們從小船進步到大船,同時也從小船進步到超小船。
噢,超小,那是奈米囉?是的,你沒猜錯,奈米當紅,所以的確有人在談
奈米船與奈米潛艇。只是從小船進步到超小船時所遇到的技術問題,和從
小船進步到大船時所遇到的,完全不同。因此,製造超小船的時候,根本
沒有辦法借用已有幾萬年歷史的傳統船舶工程學,必須另外開創一門全新
的『超小船舶工程學』。

在這方面,1966年的科幻電影『聯合縮小軍』Fantastic Voyage,或譯
『驚異大奇航』)裡冒出來的奈米潛艇勉強算是超小船。不過,那畢竟是
潛艇,不是船;而且也只是科幻產品,不能當真。如假包換的超小船得等
1980年代末期,才有科學家提出來。但他們很謙虛,只敢用『』這個
字眼,把『船』留給以後有能力把這個奈米筏造大一點的科學家用。

明天,三月十五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中興物理系的陳崑寶先生
將要為大家解說細胞表面的奈米筏,以及如何才能將奈米筏做得更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