據說汽車大王亨利福特曾針對福特公司出的一款車,跑
到廢車場做實地調查。福特的調查發現,報廢的車輛中
,該磨損的都磨得差不多了,只有一個零件完好如初,
可以再用上好幾年。調查報告出來之後,福特下了個跌
破眾人眼鏡的決定:修改生產線,以便降低該零件的品
質。福特所持的理由是,何必製造得那麼好?車輛報廢
時,也剛剛好要報廢的零件,才是最合乎經濟效益的。

後見之明告訴我們,福特的決定其實並不奇怪。一枝獨
秀或鶴立雞群,對整體的表現不一定有幫助。就像那個
被福特先生檢討『改進』的零件,在散漫成性,沉
起的團體中,苦幹實幹,認真拼命的成員,多半沒有好
下場。要不是被同儕排擠,就是被上司修理。

福特先生對他的工廠做了哪些調整,已經無從查考。想
必不外乎生產線的重新設計與配置,以及人力物資的重
新調配。調整之後,工廠的產量與效率有沒有提升,也
不是這則『據說』關心的重點。不過,既然不必花那麼
多力氣去做好那個零件,想當然耳,就有多餘的力氣去
提高產量了。

如果將福特先生的工廠縮成奈米尺度的大小,他可能還
是可以作出那個跌破大家眼鏡的決定,但到了要執行決
策時,可能就不知道要怎麼調整那些肉眼看不見的生產
線與資源了。

早在福特先生建立起他的霸業之前,從已不復記憶的古
老年代起,可能連輪子都還沒見過的先民,就已經面對
了福特先生面對的問題。更慘的是,這些他們拿來發酵
釀酒的『工廠』是奈米級的,所以從來沒有人將其中的
生產線與資源配置弄清楚過。一直到福特先生成為先民
之一,人們才逐漸摸清楚這些『工廠』的結構設計,才
開始比較有系統地探討,福特先生的決定要如何執行。

明天,三月十七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碩
二的范梅櫻將要告訴大家,科學家們如何在微生物盤根
錯節的生產線中,抽絲剝繭,撤職查辦那些苦幹實幹,
卻對整體表現沒有幫助的成員,以及她苦幹實幹,認真
拼命的成果。

 

苦幹實幹,撤職查辦?
(奈米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