何似在豚間

 

 

 

 

 

 

 

 

 

 

 

 

 

 

 

 

 

 

 

 

 

 

 

 

 

 

 

 

 

 

《莊子•養生主》埵陪茯G事談的是資深廚師的高超刀法。這位廚師告訴
文惠君:

良庖歲更刀,割也;族庖月更刀,折也。今臣之刀十九年矣,所解
數千牛矣,而刀刃若新發於硎。彼節者有閒,而刀刃者無厚;以無
厚入有閒,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矣,是以十九年而刀刃若新發
於硎。

我們從這段故事知道兩件事。首先,十九年解牛數千頭,平均起來,至少
每七天宰殺一頭,而至多可以每天吃掉一頭半。這些拿來吃的牛,當然不
會是那些拿來耕作的(有沒有發展出農耕,有沒有專用牛隻,皆待考)、
拿來載貨的(也是待考)、以及拿來吹的(不必考了,一定有;這廚師說
不定就在吹牛)。由此可見,當時的養殖畜牧業相當地發達。只是,牛肉
吃得這麼兇,實在不怎麼養生。文惠君如果活在現代,大概就不會在聽完
廚師的解說後讚嘆:「善哉,吾聞庖丁之言,得養生焉」了。

其次,在那個廚師必須兼任屠夫的年代,廚師必須有完善的解剖學知識,
才能達到「恢恢乎其於遊刃必有餘地」的境界,否則光是買新屠刀就要賠
上老本了。時至今日,雖然廚師不必再兼任屠夫,但從屠夫手中拿到的素
材總難免連皮帶骨,所以還是得多少懂點解剖學,才不致於在跟牛肉的混
戰中落居下風,反而被大卸八塊,以扭傷或骨折收場。

這麼說來,雖然處理的是筋肉的部份,還是必須摸清楚筋肉底下的骨頭才
行。當廚師還真是歹命啊!

其實,廚師大可不必如此望肉自憐,因為研究生物力學的科學家更歹命;
廚師起碼還知道把骨頭摸清楚就沒問題了,而研究生物力學的人即使連骨
頭都摸清楚了,還不一定能解決問題;問題沒變得更多就菩薩保佑了。

以生物力學堻怞釵W的一個問題為例,這個叫做Gray's paradox的問題,
是灰爵士(Sir James Gray, 1891-1975)在1936年提出來的。這個問題一言
以蔽之,就是「灰恢乎其於遊豚必有扞格」。

話說灰爵士根據某位先生的觀測結果,加上一些假設,算出海豚游泳時必
須克服的阻力,竟然遠比其肌肉所能提供的最大推力還大很多。這當然是
不可能的事。海豚看起來游得輕鬆自在,所以一定有地方算錯了。只是灰
爵士百思之後,仍不得其解,只好硬著頭皮把估算結果公諸於世。

從此以後,大家就把海豚和灰爵士之間的扞格對立叫做Gray's paradox
雖然三不五時就有人宣稱解決了這個問題,但其實到今天為止,還沒有真
的找到解答。有些人乾脆說,灰爵士可能一開始在估算游泳速度的時候就
弄錯了,所謂的扞格完全是他在「黑白恢」的啦!

當然,不是大家都同意這個說法;畢竟他們不是說得斬釘截鐵,而且大家
都知道,問題不在於灰爵士有沒有估算錯誤,而在於問題出在哪裡。一開
始就弄錯?好像也太小看鼎鼎大名的灰爵士了。其實,灰爵士曾經考慮過
表皮的影響,但仍舊沒有解決問題。難道真的要連皮帶骨地深入探討,才
能完全理解海豚運動的生物力學?

明天,四月十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美國奧克拉荷馬州立大學生
理科學系的Watson教授將要來告訴大家,他如何試圖藉由摸清楚海豚的骨
頭結構,來理解海豚何以能夠起舞弄清影。他有沒有辦法達到「何似在豚
間」的境界呢?來了就知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