假如教室像電影院

 

 

 

 

 

 

 

 

 

 

 

 

 

 

 

 

 

 

 

 

 

 

 

 

 

 

 

 

 

 

1962年北區初中聯考的作文題目是「假如教室像電影院」。在那個閱讀了
《世界大思想家全集》這種書籍,就會被抓去關的恐怖年代,突然冒出這
種和當時的肅殺氣氛完全不搭調的活潑題目,據說引起了許多人的熱烈討
論。

當時的討論到底有多熱烈,大概只有把舊報紙翻出來才能弄清楚。不過,
可以確定的是,當時沒人有膽量質疑這樣的作文題目,對於沒錢進電影院
的弱勢考生
不公平,從而上街抗議。所以,合理的推測是,當時的討論不
會太「憤世嫉俗」,可能是在這個現實上不可能發生的「假如」上打轉,
讓被禁錮的想像力能出來透透氣。

妙的是,這個現實上不可能發生的「假如」,沒過多久就真的發生了,只
不過是在陽光燦爛的夏威夷。人類學家吳燕和在《故鄉•田野•火車:人
類學家三部曲》(時報出版)中提到,他在1966年到夏威夷大學留學,正
好是美國人類學極盛的時期。當時越戰打得如火如荼,所以東南亞社會文
化的研究大受重視,文化人類學的課程因而吸引了許多學生。吳燕和說,
有一門他擔任助教的課竟然有八百名學生選修!學校堮琤誧鉹ㄗ麇衎ルi
以塞下這麼多人,所以只好移師到學校旁的電影院上課。

當年出題的老師想必作夢都想不到,電影院真的變成了教室。當年出題的
老師也一定沒想到,多年之後,許多教室都有媲美電影院的多媒體設備;
有些電影院經過多年演化之後,已經達到讓人不敢再拿「假如教室像電
影院」來考學生的境界了。

生物物理期刊俱樂部埵釣レ身很老,老到還記得「假如教室像電影院」
的作文題目,因此曾經老當益壯地在血脈賁張的夏天堙A轟轟烈烈地弄了
片俱樂部,在「假如期刊俱樂部像電影院」上做文章。活到老,學到
老;他們絕不會放過任何一部新的影片。所以,明天,四月二十四日(週
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這些「求片若渴」的成員的強烈要求下,昆蟲
系的楊正澤教授將要為期刊俱樂部帶來最新的一部片:《黑龍過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