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隨林奈的足跡

 

 

 

 

 

 

 

 

 

 

 

 

 

 

 

 

 

 

 

 

 

 

 

 

 

 

 

 

 

 

                                                           

 

 

 

 

 

 

 

二次大戰期間幫美國造出原子彈的物理學家費米Enrico Fermi, 1901-1954)天資過人,從小就有不少驚人事蹟,考大學的時候竟然就在考卷上算起偏微分方程,嚇壞改考卷的教授。對於這麼聰明的人來說,考大學、得諾貝爾獎、把禁錮原子能的銅牆鐵壁給敲開來,當然通通不是難事。不過,幫美國打完仗之後沒多久,費米就遇到讓他舉手投降的大難題了。

話說物理學家在做完原子彈之後,開始認真地研究到底原子核堶掠ㄓF原
子彈之外,還藏了什麼東西。這一研究,不得了!原來裡面還亂七八糟地
藏了一大堆粒子。一時之間,大家都一頭霧水,不知道從哪裡冒出來這些
傢伙。有些粒子看起來非常相似,讓物理學家懷疑它們根本就是同一個粒
子,可是又沒十分的把握,傷透不少人的腦筋。但無論如何,暫時還是得
把它們看成是不同的粒子,得起個不同的名字。要記住這些新粒子的名字
讓費米頭痛不已,不禁抱怨:If I could remember the names of all these
particles, I'd be a botanist.

除了告訴我們讓費米舉手投降的是一堆新粒子的名字之外,這個抱怨還透
露了件有趣的事:費米覺得植物學家是對記名字超有一套的怪物。費米可
能沒預料到的是,物理學家後來還是躲不掉,得跟隨著這些怪物的腳步,
玩起分類學。

談到植物學家的分類學,大家一定會想到林奈Carolus Linnaeus, 1707-1778)。除了分類學之外,一般所謂的生物學學名,指的就是林奈創立的拉丁命名法。好玩的是,林奈一輩子替生物起獨一無二的名字,到頭來自己的名字卻沒搞定,有好幾個版本。

當年林奈在建立分類系統的時候,當然還沒有今天分子生物學所提供的工
具可用,所以多半是用形態上的特徵與差異來作為分類的憑據。近年來分
子生物學橫掃生物學的各個角落,分類學也無法倖免。這讓傳統分類學的
支持者憂心不已,擔心總有一天玩這些分子工具的分類學家會連昆蟲有幾
隻腳都不知道,因而大聲疾呼,要大家想辦法振興傳統分類學。

明天,四月二十六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我們請來中興大學昆蟲
學系的劉藍玉小姐來告訴大家,她如何跟隨二百九十九年又十一個月前出
生的林奈的足跡,研究昆蟲的形態差異與分類,進一步思考其背後的物理
因素及演化機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