魚兒魚兒水中游

好辯的莊子看到魚兒在水中自在地游來游去,不禁脫口而出:『
儵魚出游從容,是魚之樂也!』。此話一出,雖然沒有人知道那
些魚兒到底樂不樂,但是和莊子一起出遊的惠子可樂了,心想終
於逮到個好機會,可以利用這句不經大腦的話,把好辯的莊子辯
倒。能讓莊子脫口說出一句讓他栽跟頭的話,可見魚兒在水中悠
遊的模樣多麼令人感動,難怪幾千年後會出現『魚兒魚兒水中游
,游來游去樂悠悠』的歌詞。

但是水中游的魚兒真的那麼悠然自得嗎?

當然不是,莊子和惠子要是不忙著拌嘴,坐下來好好地觀察一陣
子,就會發現魚兒可是忙得要命的。那位據說看到魚兒逆流而上
,就體會到要發憤圖強,救國救民的偉人曾說:『生命的意義在
創造宇宙繼起之生命』。此話倒是不假,從覓食到求偶到躲避天
敵,忙碌的魚兒們的確或直接或間接地,花了許多工夫在增進他
們繁衍後代的機會與能力。為了繁殖,魚類發展出五花八門的策
略,逆流而上也是其中之一。偉人不會犯錯,所以其實他真正體
會到的是『到處播種,努力繁殖』的真理,所謂的『發憤圖強,
救國救民』,大概只是拿來騙騙凡人,以免他們也努力繁殖,稀
釋了偉人的基因。畢竟欺騙也是種繁殖策略。

就算不是正忙著覓食、求偶或躲避天敵,看起來悠然自得的魚兒
還是沒有閒著,隨時監測週遭的環境變化,從溫度、壓力、氣味
到含氧量,項目繁多,忙得不可開交。如果是從河流的入海口逆
流而上,那麼還得監測密度和鹽分這兩項,以便隨時調整全身的
平均密度和體液的滲透壓。密度和滲透壓都遵循物理定律,沒有
讓魚兒恣意玩弄的空間。因此這種魚類很適合用來闡明物理加諸
於生物的限制,以及生物演化出來的適應之道。

莊子嘴硬,辯不過就耍賴,硬說他就是知道魚是從容快樂的,只
差沒加上一句:『不然你想要怎樣』。經過科學家的不斷努力,
我們現在知道魚兒的水中游絕不悠哉從容,而莊子百分之百是在
鬼扯。明天,四月二十七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生
命科學系的李宗翰教授將要告訴大家,科學家從魚兒身上學到的
點點滴滴,並與大家分享魚兒的繁衍策略和適應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