山寨版動物

 

 

 

 

 

 

 

 

 

 

 

 

 

 

 

 

 

 

 

 

 

 

 

 

 

 

 

 

 

 

列子•湯問篇》埵酗@段文字提到一位名叫偃師的工匠趁著周穆王西出
巡狩的時機,呈獻上他的人偶作品:

穆王驚視之,趣步俯仰,信人也。巧夫顉其頤,則歌合律;捧其手
,則舞應節。千變萬化,惟意所適。王以為實人也,與盛姬內御並
觀之。技將終,倡者瞬其目而招王之左右侍妾。王大怒,立欲誅偃
師。偃師大懾,立剖散倡者以示王,皆傅會革、木、膠、漆、白、
黑、丹、青之所為。

可能是因為窮畢生心力研究中國科技文明史的英國科學家李約瑟Joseph
Needham, 1900-1995
)在他的經典之作《中國的科學與文明》中引用了這
段文字,從此偃師請醋罈子穆王驗屍的結果,就被當成機器人的最古老文
獻記載,討論機器人發展史的多半會提到這件事。

問題是:即使到了二十世紀中葉李約瑟引用這段文字的時候,人類也才剛研發出第一代的電腦,幾千年前的一名工匠怎麼可能造出又唱又跳,還能
眉目傳情的人偶呢?這實在是太匪夷所思了,連被批評為「傾向於誇大中
國的科技成就」的李約瑟都無法相信,認為這段記載只是反映了道家「對
生命現象採取自然史觀點(a declaration of faith in naturalistic explanations
of life phenomena)」。可憐的李約瑟絕對沒想到,他費心推敲了半天反而
坐實了別人對他的批評,因為這段文字竟然極有可能是後人從佛經抄過
的!

動畫大師宮崎駿1941-)在《出發點1979∼1996》中花了許多篇幅討論跑
步與走路有多難畫,以及該如何畫才逼真的問題。平面描繪都如此困難了
,在三度空間媟Q做到「山寨版佛經」所說的「捧其手,則舞應節」當然
更難如登天了。

能夠「舞應節」應該就會踢球了;機器人世界盃終極目標-在足球場上
擊敗人類-的達成年限訂在遙遠的2050年,因此大概要到那個時候我們才
有辦法知道真正的偃師出生了沒有。在那之前的現在,究竟我們離偃師的境界多遠呢?到底最先進的「山寨版動物」在哪些面向上已經足以以假亂
真了呢?明天,四月三十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農資學院(農環
大樓)二樓會議室
,台灣大學機械工程學系的林沛群教授將要告訴我們包
人型機器人(humanoid robot在內的仿生足式機器人bio-inspired
legged robotics
)近年來的研發進展。

(感謝蔡峰岳先生協助撰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