奈米野戰部隊

 

 

 

 

 

 

 

 

 

 

 

 

 

 

 

 

 

 

 

 

 

 

 

 

 

 

 

 

 

 

解出DNA結構的Watson1928-1962年諾貝爾醫學獎得主)在《基因、女
孩、華生》(時報出版)中提到,1953年他在解出DNA結構之後的那個夏
天,跑去米蘭參加遺傳學國際會議。志得意滿的他忙著吃吃喝喝,到處交
際。沒想到,不到一天就病倒了。Watson說他發燒到攝氏四十度,害他以
為自己得了脊髓灰質炎,可能從此一病不起。

這個故事告訴我們,這個俗稱小兒麻痺症的疾病,在1950年代初期是多麼
地讓人心驚膽顫的傳染病。美國有史以來最嚴重的一次小兒麻痺症大流行
就發生在1952年,有將近六萬個病例,造成三千多人死亡,兩萬多人肢體
麻痺。難怪Watson燒得暈頭轉向之餘,馬上想到的就是小兒麻痺症。

奇怪的是,這麼嚇人的傳染病在二十世紀之前只有零星的病例出現,直到
1907年才首度展開大流行;到了1916年之後,美國境內更是每年夏天都會
爆發或大或小的流行。更奇怪的是,小兒麻痺症似乎偏愛有錢人家,擁擠
髒亂的貧民窟和落後國家反而比較少受害。

原因很簡單,小兒麻痺症的病毒早就住在人類的小腸裡了。所以,長久以
來人們多半在三歲之前就已經被病毒感染,因而得以終生免疫。到了二十
世紀,衛生條件改善,減少了相互傳染病毒的機會;如果家裡又有點錢,
買得起深居簡出的住宅的話,那就更缺乏在學齡前被病毒感染的機會。剛
好這個病毒對嬰幼兒的影響不大,對青少年的殺傷力卻很強,於是有錢人
家的小孩進了學校,就成了最脆弱的受害者。

由此可見,我們的腸子堶悼i是大有文章的。據說人類的腸道裡面住了大
約一公斤多的微生物,已知的種類有四百多種。打從娘胎裡的無菌腸道開
始,來自產道、飲食與環境的各種微生物就前仆後繼地落地生根,不出兩
年就建立起一個大約由一百種左右的微生物所構成的生態系。也就是說,
每個人到了兩歲的時候就養了一肚子的「奈米兵團」;而且是從四百種裡
面挑一百種來養,有非常多種可能的組合,所以基本上每個人養的奈米兵
團都是獨一無二的。

這個奈米兵團堛漲身各有所司,從消化食物到抵禦外來病菌,幾乎無所
不包,影響了每個人的生理反應。明天,五月八日(週四),中午十二點
十分,慈濟大學生命科學系的陳俊堯教授將要為我們點閱腸道堛漫`米野
戰部隊,並且告訴我們,除了每個人的腰帶以下,自然界中還有哪些地方
有令人嘆為觀止的奈米野戰部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