舊酒新瓶展新頁

 

 

 

 

 

 

 

 

 

 

 

 

 

 

 

 

 

 

 

 

 

 

 

 

 

 

 

 

 

 

                                                           

 

 

 

 

 

 

 

有個關於各行各業的笑話是這麼說的:

四位仁兄在酒吧裡喝到一半,開始爭論起究竟誰的行業有最悠久的歷史。
醫生拍拍胸膛說:「上帝拿亞當的肋骨創造了夏娃,這不正是我們醫生在
做的事嗎?」

地質學家搖搖粗糙的雙手道:「在那之前,神不是先聚水成海,使旱地露
出嗎?他顯然是幹我們這一行的!」

物理學家端端鼻樑上鏡面擦得光亮無比的眼鏡,連忙接著說:「別弄錯了
,那是創世紀的第二天才發生的事。神在第一天用光分離了晝夜,從一團
混亂中創造天地,這不正是用我們物理學家的光學和天文物理嗎?」

律師不慌不忙地接腔:「嘿嘿,在那之前的混亂與黑暗,不正是我們律師
創造出來的嗎?」

這個笑話有許多版本,各版本的行業不太一樣:製造混亂與黑暗的不是律
師,就是政客;而醫生多半是第一個被比下去的。這也難怪,醫生這行業
是靠病人吃飯的,沒有人,哪來的病人?所以再怎麼論資排輩,就是排不
過物理學家、地質學家。

醫學的歷史不長,讓上酒吧的醫生沒什麼牛好吹的。但如果稍稍擴展一下
定義,把黑猩猩吃藥草自療的現象也算進來,並且考慮演化會偏好能夠發
展出自療行為的個體,那醫學可就源遠流長了:最早的病例可能就標誌了
最早的自療,也就是最早的醫學。

文獻中正式記載的最古老的病例,大概是1998年在一塊恐龍化石上找到的
癌症病例。這個病例發生在大約一億五千萬年前,正是恐龍橫行全球的侏
儸紀。接著在1999年,又在另一塊恐龍化石上找到轉移癌症的病例。這似
乎暗示了癌症對恐龍來說,可能並不罕見,或許罹癌的恐龍覺得不舒服的
時候,也會像黑猩猩一樣,想辦法吃點會讓自己覺得好過一點的植物吧?

如此看來,往往被列為文明病之一的癌症,其實可能是最古老的疾病。對
付這麼古老的疾病,當然要找最新穎的工具,才比較有可能開創出過去一
億五千萬年來都沒出現過的新局面。明天,五月十日(週四),中午十二
點十分,我們請台灣大學生命科學系的阮雪芬教授來告訴我們,如何用最
新穎的工具-系統生物學-來對付最古老的疾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