萬神殿的生物物理2

 

 

 

 

 

 

 

 

 

 

 

 

 

 

 

 

 

 

 

 

 

 

 

 

 

 

 

 

 

 

巨蛋式建築對工程師的能耐向來是項極為嚴苛的考驗,只要看看聖母百花
大教堂
Santa Maria del Fiore)綿亙百年的建造過程就不難理解這項考驗
有多嚴苛。這項浩大的工程最後之所以能夠完成,要歸功於當時由商賈們
出面舉辦的公開競賽。這些成天在市場裡打滾的商人們深知有競爭就有進
步的道理,因此利用競賽來篩選出最佳的工程設計。

然而,即使如此,聖母百花大教堂還是沒有超越古羅馬工程師所建造的
神殿
Pantheon),成為有史以來最大的巨蛋式建築。正如我們在「萬神
殿的生物物理
」中所提到的,這說不定是因為古羅馬時代篩選工程設計與
工程師的方式是「陪葬制」,遠比翡冷翠的商人們所採用的公開競賽更冷
酷嚴峻的緣故。

演化加諸於生物的試煉和古羅馬帝國對工程師的篩選方式同樣嚴酷:失敗
的設計只有死路一條。先前我們已經在「萬神殿的生物物理」中檢視了演
化在微觀尺度下,對細胞所建造的巨蛋式結構做了甚麼樣的篩選;這次我
們將要檢視演化在宏觀尺度下,對生物個體與群體建構出來的巨蛋式構造
所做的篩選。

明天,五月十二日(週二),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物理學系(理學大樓)六
樓601會議室
,兩年前來訪時曾經風靡年輕學子胡立德教授(現任教於美國Georgia Institute of Technology機械工程學系)將要告訴我們,到底蛋
殼、頭殼、龜殼、核桃殼、瓜瓢、蟻丘的結構與力學特性有什麼異同之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