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起柏拉圖,許多人想到的是,精神至上,不食人間煙火的
『柏拉圖式愛情』。但如果提到的是柏拉圖與肉體,恐怕人
們想起的是,幾年前一位演過無數成人電影的影星所寫的自
傳《柏拉圖式性愛》。拿肉香四溢的『柏拉圖式肉體』與生
物科技相提並論,難道這回要討論的,也是肉香四溢,令人
面紅耳赤的生物科技?

非也!因為偏偏就是有些不食人間煙火的怪人,一聽到柏拉
圖,想到的不是Platonic sex,而是Platonic solid,也就
是所謂的『柏拉圖立體』:正四面體、正立方體、正八面體
、正十二面體、正二十面體。想當然耳,這類怪人多半是學
數理的。也只有他們才會覺得,Platonic sex與Platonic solid
一樣地令人想入非非。

在1950年代以前,不論這些怪人如何地對柏拉圖立體想入非
非,都不會想到生物世界的事物。有位名叫D'Arcy Thompson
的先生算是唯一的例外,可惜他的非非之想落在數學與生物
之間,沒有引起兩邊人馬的注意。

一直到1956年,提出DNA結構模型的兩位巨人的麵包屑砸下,
眾人才注意到,許多病毒有著柏拉圖式的肉體,包覆著構成
其靈魂的核酸。從此,學生物的人也加入怪人的行列,一聽
到柏拉圖,就想到顆粒狀病毒那誘人的正二十面肉體。

明天,六月二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生物科技
研究所的王敏盈教授將要告訴大家,如何讓病毒的靈肉分離
,進而驅趕行屍走肉的病毒顆粒,使其為生物科技服務。

 

 

柏拉圖式肉體

  與生物科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