蜻蜓101

 

 

 

 

 

 

 

 

 

 

 

 

 

 

 

 

 

 

 

 

 

 

 

 

 

 

 

 

 

 

人類的科技文明有一大半是建立在對於物體的運動能夠精確地預測與操控上的。從天上翱翔的飛機,到陸上奔馳的列車,再到水裡匿行的潛艇,無一不是建立在人類對於物體在各類介質中的運動方式的理解與操控上。

然而,人類並不是唯一能夠精確預測物體運動方式的生物。只要見過遊隼攻擊入侵者的影片,立刻就可以知道動物在這方面的能力也很高強。而在對於運動的操控方面,生物往往比人類更游刃有餘。像是鴿子在躲避遊隼的攻擊時所展現的高超飛行技巧,就足以讓所有飛行員張口結舌,自嘆弗如。甚至於連某些寄生植物對本身的運動(雖然很慢)也有高超的操控能力,可以分毫不差地瞄準被寄生的植物,完全不讓動物專美於前。

因此我們或許應該反過來看:人類的科技文明其實有一大半是在重複發明演化早就創造出來的鬼斧神工。如果我們問,人類對於運動的預測與操控所發展出來的技術中,有多少是在生物圈中找不到前例的?答案恐怕會讓人類很困窘吧!

以台北的地標,同時也是台灣建築工程的代表作之一,台北101來說,為了降低氣流造成的晃動幅度,在接近頂樓的部位掛了一顆重達660公噸的巨大鋼球,作為所謂的「調質阻尼器」。這顆據說是全世界最大的阻尼器大概是台北101的工程團隊最感驕傲的事物之一,因此也是全世界唯一開放給遊客觀賞的阻尼器。如此巨大的阻尼器在生物圈中有沒有前例呢?

在回答這個問題前,當然要先弄清楚要如何定義「巨大」。沒有生物比台北101還要巨大,因此比絕對值沒什麼意思。要比就要比相對值,因此那個巨大的鋼球阻尼器有多巨大,要以它所減振的對象-台北101本身-的重量來量度。台北101的重量據估計超過70萬公噸,所以那個巨大的鋼球阻尼器占了整棟建築的0.1%左右的重量。生物圈中有沒有比這個還巨大的阻尼器呢?

明天,六月十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農資學院(農資大樓)二樓會議室,中興大學生物物理學研究所的張家慈小姐將要告訴我們,蜻蜓為什麼可以讓台北101相形見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