誰怕Perutz

 

 

 

 

 

 

 

 

 

 

 

 

 

 

 

 

 

 

 

 

 

 

 

 

 

 

 

 

 

 

                                                           

 

 

 

 

 

 

 

在『早稻田的耕耘筆記』中,我們談到了Perutz薛丁格寫的書《生命是
什麼?》的嚴厲批評。科學期刊《自然》的編輯在轉載Perutz的文章時,
特別將其中的兩句話標出來:The apparent contradictions between life and
the statistical laws of physics can be resolved by invoking a science largely
ignored by Schroedinger. That science is chemistry.

這等於是在罵薛丁格不懂化學嘛,真是豈有此理!將狹義相對論和量子力
學漂亮地結合在一起的Dirac,不是在1929年處理多電子系統的量子力學
時,說過一句很有名的話(以下引文依據Dirac原文-Proc. Roy. Soc. A 123, 714 (1929)):The underlying physical laws necessary for the mathematical
theory of a large part of physics and the whole of chemistry are thus completely
known
嗎?換句話說,化學不過只是量子力學的應用而已。這麼說來,因
為對於量子力學的貢獻而和Dirac同時到瑞典領諾貝爾獎的薛丁格,怎麼可
能到了1944年寫《生命是什麼?》的時候,還不懂化學呢?

那到底Perutz罵得有沒有道理呢?有,至少在X光破壞染色體的機制上,
有道理到後來為薛丁格辯護Symonds也沒敢吭一聲,讓薛丁格乖乖地被
修理。不過,話說回來,這個機制也不是那麼地化學,何況Dirac不是說
物理已經把化學整個吃下來,化學不過就是物理的應用了嗎?所以說,薛
丁格這位大物理學家竟然沒把化學這個物理的分支給弄懂,被Perutz罵還
真是「死該」(Perutz開罵時,薛丁格已經作古了)。

X光在生物醫學上的應用早在1896年就開始了,但半個世紀之後才獲得諾
貝爾基金會的肯定,把生理醫學頒給利用X光來破壞染色體的Muller(所
以這個「肯定」其實是種否定-X光是很危險的!)。沒錯,正是頒給讓
薛丁格栽跟頭的玩意兒,好像在提醒世人薛丁格的無知。還好,到了1970
年代電腦斷層發展出來,之後又跟著發展出了一堆很炫的顯影技術,讓許
多人把目光集中在訊號從人體出來到在螢幕上顯像的這一部份,忽略了在
那之前的-訊號源及其與人體的交互作用-部份,也就淡忘了薛丁格栽的
這個跟頭。

鑑往知來,連薛丁格都會摔得鼻青臉腫的地方顯然大有可觀之處,值得好
好探究。明天,六月十四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我們就請佛羅里
達大學核子與放射工程學系的江仁台教授來告訴我們弄懂了與放射診斷及
治療相關的醫學物理。弄懂了其中奧妙,就會發現Perutz沒什麼好怕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