磁性物理大師van Vleck(1899-1980)曾說,在他年輕的時候
,學術期刊只有那麼幾本,所以想要知道有哪些是非讀不可
的研究論文的話,只要到圖書館堙A找期刊中被翻得最黑的
那幾頁就可以了。這些文章會被大家翻得黑晶油亮,除了文
章本身十分重要之外,也意味著研究相關題材的人不少。當
然,拿下1977年諾貝爾物理桂冠的van Vleck不是等閒之輩,
所以即使在濟濟多士的領域裡,還是出類拔萃。

與這個『黑晶油亮』的入門方式恰恰相反的,是生物學大師
Brenner的『未裁毛邊』入手式。

Brenner與幾位分子生物學的先驅在1950年代為分子生物學
打下基礎之後,在1960年代初期開始尋找新的挑戰。他在圖
書館堛F翻西讀了一陣子,最後給他最大啟發的,不是那些
被翻得黑黑的文章,而是書頁沒有完全裁開,半個世紀以來
都沒有人翻讀過的研究報告。這個『未裁毛邊』的入手方式
,將Brenner引導到人跡罕至的領域。線蟲的研究從此成為
顯學,而Brenner也因線蟲的研究終於在2002年擺脫『從未
贏得諾貝爾獎的,最偉大的生物學家』的稱號。

有些科學家走的是『黑晶油亮』的路線,哪媦鷎x,就往哪
裡鑽;有些則討厭人多手雜,喜歡走『未裁毛邊』的路線。
有趣的是,線蟲也一樣,有走van Vleck風的,也有Brenner
系的。

明天,七月十四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物理系
的研究助理陳佳慧將要告訴大家,在她養的線蟲中,為什麼
有些會群居終日,而有些會卓爾不群。

 

黑晶油亮與未裁毛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