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物時光機器

 


   達爾文(Darwin)在他的『物種起源』一書中曾說:If it could be demonstrated that any complex organ existed, which could not possibly have been formed by numerous, successive, slight modifications, my theory would absolutely break down. But I can find out no such case.

  這兩句達爾文說得輕鬆自在,氣定神閒,但卻把他之後的科學家整得七葷八素,忙著幫他大膽的宣言找證明。當然,同時也讓一堆 X學家(通常 X =神、偽科。最近陳冠學寫了本奇書『進化神話-駁達爾文物種起源』,所以在台灣還有 X =文)如獲至寶,忙著找反證,好讓達爾文的理論"absolutely break down"。

  十天前,分類暨演化學大師麥爾 (Ernst Mayr) 歡度他的百歲誕辰。美國的『科學』雜誌為他祝壽,請他寫了篇文章,回顧了80年來他所目睹的演化論的進展。麥爾在文章中指出,達爾文的演化論實際上包含了五個獨立的理論:(一)物種會演變,(二)共同祖先的後代會產生性狀分歧,(三)漸進演化,(四)物種分歧,(五)自然選擇(更詳細的說明請見麥爾寫的『看!這就是生物學』一書,天下出版社)。達爾文之後的科學家有共識的只有前兩個理論,對其他的三個的正確性則眾說紛紜。偏偏達爾文的那兩句說穿了是在說"microevolution under natural selection is sufficient to explain macroevolution", 也就是說跟後面三個理論都有關,因此科學家們在飽受 X學家騷擾之餘,還得分神跟看法迥異的同行吵架,難怪被整得昏頭轉向。

  達爾文死後半個世紀,數學遺傳學家終於把漸進演化與自然選擇統一起來,同時博物學家也調和了漸進演化與物種分歧間的矛盾。接下來十年,麥爾與同事結合了這些成果,總算讓科學家達成共識,從此只要專心應付 X學家就可以了。

  只不過,有一點點後遺症。那就是,一向討厭數學的生物學家,現在要面對一個可怕的可能性: X = 數!

  明天,七月十五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阮俊人老師將要告訴大家,數學不好的生物學家如何在數學家橫行多年之後,創造出生物時光機器,嚴格檢驗數學家們天馬行空的理論。

參考網站:
http://www.literature.org/authors/darwin-charles/the-origin-of-species-6th-edit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