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灣獼猴知多少?

物理學家跨行研究生物學的時候,有幾個熱門的領域。以物理學家發明的
X光和核磁共振作為研究工具的結構生物學算是其中最源遠流長的,從小
Bragg開始,隨便數數就有BernalCrickKendrewKlugPerutzWilkins
等科學界耳熟能詳的大人物(其實CrickKendrewPerutz的博士學位都不
是物理的,不過物理學家的習慣是沾到一點邊的諾貝爾獎得主都算是物理
學家),小人物當然更是一大堆。Crick很厲害,在結構生物學奡郎W立萬
之後又再度跨行,研究起大腦與認知神經科學。跟著他跳進去的物理學家
不少,其中名氣最大可能是Cooper。只是這個領域深不可測,巨人如Crick
Cooper都沒能掀起滔天巨浪,更別提那些跟著縱身一躍的小角色了。還
是老謀深算的楊振寧聰明,猛敲邊鼓之餘,自己倒是沒有昏了頭,緊緊地
攀在岸邊的岩石上看別人往下跳。

Crick看來,不少跟著他跳進去的物理學家都只是在玩弄電腦模型而已,
完全忽視實驗事實和模型之間的落差。不過,這也沒辦法的事;要不然,
難道要物理學家拿起電鋸和手術刀去開腦嗎?

話說回來,也不是非得雙手沾滿血腥才能做這個領域的研究。在90年代核
磁共振造影術被引進之前,科學家們還是可以不拿刀鋸就一針見血地直搗
核心問題。雖然不像核磁共振造影術那般地優雅,但在熬過辛苦的研究過
程之後,述說起研究過程時卻有著無可比擬的浪漫。這條既艱苦又浪漫的
研究路線就是非人靈長類的研究。

對於人類以外的靈長類的科學研究,最為人熟知的是珍古德的工作。這方
面的研究不斷地挑戰我們對於人獸之間有多少差別的認知,讓我們理解到
,會使用工具、具有文化等並不是「人」獨有的。這些研究結果對於大腦
與認知神經科學的研究,很有參考與啟發的價值。此外,非人靈長類的基
因將逐一被定序,拿來和人類的基因序列比對。這對於跨行研究生物資訊
的物理學家也是個大好機會,可以研究諸如基因序列的差異如何造成行為
與發展上的差異等問題。

從珍古德的通俗著作中,我們知道蚊叮蟲咬和酷暑烈日對她來說都是家常
便飯,如影隨形的還有遭受猛獸(包括人!)攻擊的危險,以及日以繼夜
的長期觀察卻一無所獲的挫折。物理學家一想到這些,不頭皮發麻的恐怕
沒幾個,所以,唉,還是躲在冷氣房裡玩玩電腦模擬好了。Crick抱怨的落
差?不必太認真,還是拿電腦跑出來的結果出論文升等比較實在;小命要
緊,危險的實驗還是給生物學家去做吧!

明天,七月二十七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屏東科技大學野生
動物保育研究所的蘇秀慧教授將要來告訴坐慣冷氣房的大家,她如何克服
千辛萬苦,在野外研究台灣獼猴的點點滴滴。








圖片摘自維基百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