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視覺素養學習網

夏娃創造術初探

 

 

 

 

 

 

 

 

 

 

 

 

 

 

 

 

 

 

 

 

 

 

 

 

 

 

 

 

 

 

手臂上的二頭肌有個可愛的俗稱叫「小老鼠」,是稍加鍛鍊就會冒出來的
肌肉。不過,如果真的在手臂上長出鼠模鼠樣的小老鼠,恐怕是會嚇死人
的。

雖然還沒有人在手臂上真的長出個小老鼠,但的確有位藝術家經由手術在
手臂上植入了一只耳朵,看起來十分驚悚。當然囉,要玩這一招,除了得
找到願意施行這個手術的外科醫生之外,還得先確定沒有什麼副作用,不
會把命給玩掉才行。

多虧一位名叫Vacanti的外科醫生的辛勤努力,於1995年成功地在小老鼠的
背上長出一只人的耳朵,這位藝術家才得以安心地在自己身上依樣畫葫蘆
地種出耳朵。不過,Vacanti當初可不是為了耍酷才弄出這隻後來被稱為
Vacanti mouse的怪物,而是他十多年來的研究成果的展現。

這一門被稱為組織工程tissue engineering)的新興領域早在因為這隻老
鼠而受到矚目之前,就已經開始發展了。不過,再怎麼追溯,有憑有據的
科學研究頂多只能追溯到1970年代,再往前的話,就只能談歷史上曾經有
過的類似概念了。

在概念上,上面那幅由幾百年前的著名畫家安基利軻Fra Angelico)所
畫的「治癒查士丁尼的病」算是類似的:畫中的兩位聖徒,聖科斯馬和聖
達米安,以移植的方式來治癒受傷的腿。再往前追溯,那個眾人耳熟能詳
的,上帝取了亞當的肋骨創造出夏娃的故事,正是如假包換的組織工程。
巧合的是,1991年組織工程首次用在臨床治療上時,處理的正是胸肋部位
的先天性畸形;只不過患者少了的不是肋骨,而是胸骨。

不論是讓肋骨長成夏娃,或是讓人的耳朵長在老鼠身上,還是未來的諸多
應用,組織工程都必須解決如何讓外加的物質天衣無縫地植入、長成所需
的型態、具備合適的性質等等技術問題。明天,七月二十九日(週三)
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物理學系(理學大樓)六樓601會議室,加拿大Western
Ontario大學醫學生物物理系
Kenneth Wong博士將要告訴我們,他如何
巧妙運用物理與化學方法來解決這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