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在學校學到的什麼東西最重要?」
AH:「博覽及自修」
「喔,我是問你在學校最喜歡的是什麼?」
AH:「假日」

這位視學校如無物,常常翹課的AH後來果然沒有更上層樓,大
學畢業就沒再唸下去,連當今基本起跳的學歷-碩士-都沒有
。大學畢業後AH趴趴走地晃了幾年,接著跑去從軍報國。一待
就是五年,三十一歲才從軍中退下來。

十八年後AH跑去瑞典領了個叫諾貝爾的獎,又過了七年,擔任
起由眾多博士組成的英國皇家學會的會長。這一切,都是靠烏
賊掙來的。

二十歲時AH從博覽中開始對細胞的電生理學感到興趣,便開始
動手做實驗。對AH來說,解決科學問題才是他所關心,所以沒
把時間耗在攻讀博士學位。他也沒空去想學門間的界限該如何
區分,所以雖然在學校讀的是生理學,為了解決科學問題,他
靠著自修而成為電路學與微分方程的專家。他更沒有閒工夫去
等最好的儀器與材料,樣樣自己動手,下午撈上來的烏賊活不
到明天清晨,就當天挑燈夜戰。

從許多烏賊身上抽神經來測量後,AH與另一位AH寫下了一組微
分方程式,完美地解釋了所有的觀測,架構出神經電生理學的
『標準模型』,為當代神經科學打下了基礎。1970年AH開始研
究視覺,也留下了重要的工作。

明天,八月十九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物理系大
三的劉育君將要告訴大家,她與大四的蔡宜蓉在假日期間自修
與博覽,沿著AH走過的路,挑燈夜戰所做出來的成果。AH從
神經電生理做到視覺,她們則直接做視覺神經的電生理。不在
烏賊豐收的季節時,AH用龍蝦來替代,所以做完實驗後還可嘗
鮮。來看看沒辦法等到有錢時再買烏賊或龍蝦來做實驗的育君
,拿什麼來代替吧。說不定也有鮮可嘗哦!

    第一位AH:Alan Hodgkin(1914-1998)


    第二位AH:Andrew Huxley(1917-)

嘗鮮

  未必得去上闔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