俗話說,男人是視覺的動物。上網用搜尋引擎找『視覺的動物
』,跑出來的絕大多數是『男人』這種動物,所以看來似乎此
話不假。

不過,在蟲蟲微機的活動公告中提到的,那些整天沒事不是玩
小鳥,就是抓蟲蟲的男人與女人們,可是不會同意這個說法的
。這些人為了造出蟲蟲微機,要研究的可不只有蟲蟲的飛行力
學而已。美國航太總署在1999年出的糗,這些人可是銘記在心
。那一回,計算軌道時出了差錯,造價九千萬美元的火星探測
器結結實實地砸在火星表面,毀了。所以說,花了九牛二虎之
力做出來的蟲蟲微機,除了要會飛之外,還得懂得如何偵測並
避開障礙物,如何軟著陸,才不會啪地一聲,毀了。

幾億年的演化下來,眼睛沒放亮的與計算會出錯的蟲蟲早就撞
毀了,留下來的個個眼明『手』快,聰明得很。看看蜻蜓的一
對大複眼,不難理解這是為了把四面八方(是的,包括後方,
因為「黃雀在後」哪!)看得一清二楚而演化出來的。眼睛放
亮了還得搭配比美國航太總署還好的計算能力,所以蜻蜓的腦
有百分之八十的體積是被負責處理複眼送來的視覺資訊的前腦
(protocerebrum)所佔據。

巨大的複眼與前腦構成的優異視覺系統讓蟲蟲得以敏捷迅速地
應付飛行時遇到的各種突發狀況,並安穩地降落。蟲蟲的視覺
系統比起人的有多優異呢?這可以從人類與蟲蟲能夠解析的閃
光頻率看出來:人類大約只能分辨間隔不小於1/20秒的光訊號
,而蟲蟲則可以分辨間隔在1/200秒左右的訊號!因此,對蟲蟲
來說,所有的男人,包括那些懶『蟲』與米『蟲』在內,都一
樣遜,都不配被稱做『視覺的動物』。

明天,九月九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我們邀請了
昆蟲系的楊恩誠教授,請他來告訴大家更多關於蟲蟲視覺的奧
妙。

 


 

上半身思考的視覺動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