共生海洋
比起生物學家,物理學家的日子似乎比較難過,因為在日常生活中,有太
多的物理名詞被一般人濫用到爆。像「能量」和「磁場」這兩個就是很好
的例子。糟糕的是,有時候連內行人也會被門外漢唬弄,鬧出笑話。舉個
例子:『國家實驗研究院』夠內行了吧?可是這個堂堂國家級的單位卻在
它的『奈米創新網』媥x了個大笑話,把某位會計師寫的《奈米公司法》
(勤業財稅)當成奈米科技書籍收錄。其實只要翻翻這本書,就知道它和
奈米科技根本無關。無奈還是有(應該要)內行的人會被外行的給唬了。

生物學家的日子之所以比較好過,多少是因為他們為了明確地描述千變萬
化的物種,必須捨棄常見的名詞,或將之專門化,於是專業語言和生活用
語分得很清楚,門外漢就很難混水摸魚,唬弄眾生了。不過,生物學家當
中,也有人的日子和物理學家的一樣難捱,也要每天面對自己的專業語言
,被一堆路人甲乙丙拿來做令人膽顫心驚的濫用。

這當中,日子最難過的可能是那些研究遺傳的,還有那些研究演化或生態
的。君不見小孩子們朗朗上口的「皮卡丘的進化」,不就可以讓演化生物
學家輾轉難眠了嗎?

前陣子「和解共生」爆紅,一時之間,不論是鼓掌叫好的,還是咬牙切齒
的,似乎都成了共生專家。不過,吵了半天,好像沒有人靜下心來,看看
生物學家是怎麼定義「共生」的。

演化生物學家Futuyma在他寫的教科書Evolutionary Biology堿陛u共生」所
下的定義是an intimate, usually physical, association between two or more
species
。看到沒?「共生」是發生在兩個以上的物種間的事,所以要和對
方「和解共生」,先決條件當然是:對方不是人(或者對方是人,而自己
不是人)。真不知道在那段日子堙A演化學家和生態學家是該為他們總算
有個字眼像「奈米」一樣火紅而高興呢,還是該為每天都有人不想把別人
當人來看而直冒冷汗呢?

明天,九月二十八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真正的共生專家,
中央研究院生物多樣性研究中心的黃興倬博士將要告訴大家,海洋中種類
繁多的共生關係,以及人類與海洋「和解共生」之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