細菌像鰻魚?

 

 

 

 

 

 

 

 

 

 

 

 

 

 

 

 

 

 

 

 

 

 

 

 

 

 

 

 

 

 

1676年的春天,荷蘭的布料商列文虎克(van Leeuwenhoek, 1632-1723)成為第一位看見細菌的人類。也許是因為常要用放大鏡來檢視布料的質地,列文虎克對磨製鏡片很有一套,會成為發現細菌的人,倒也不是件太奇怪的事。比較奇怪的是,他用來描述那些在水中四處漫遊的微小生物的用詞:小鰻魚。無獨有偶地,根據記載,多年之後,列文虎克展示給慕名而來的沙皇彼得大帝看的,在微血管中流動的血液,拿的就是鰻魚身上的微血管。

如果知道荷蘭盛產鰻魚,那麼列文虎克用鰻魚來描述四處游動的細菌,就不足為奇了。於是,細菌第一次在人類史上現身時,就這麼誤打誤撞地跟鰻魚扯上關係。現代人看多了細菌的照片,總覺得許多細菌都有撮細長的尾巴,長得比較像蝌蚪,很難理解為什麼列文虎克捨蝌蚪而不用(多水的荷蘭想必也有不少青蛙),偏偏選很不像的鰻魚來描述細菌。假如當初發現細菌的是拿青蛙來做菜的法國人,也許就不會犯這種錯了吧?

可能還是會!原因出在那一撮細長的尾巴實在太細了,列文虎克根本不可能看得到。事實上,一百六十年之後,到了1836年,人們才第一次看到那撮尾巴。

話說回來,列文虎克也沒全錯。雖然沒有讀過太多書,他的腦袋卻很靈光,從這些小生物可以游來游去的事實,正確地推論出這是因為它們有小到看不見的『足』在推動著。想來此時(1678年)的列文虎克已經知道這些小生物和鰻魚差很多了。

明天,九月二十九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中山醫學大學的賴怡琪教授將要告訴大家,三百多年後的今天,我們可以將那些列文虎克看不見的『足』看得多清楚,並且進一步地探究到底細菌跟鰻魚的差別有多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