克里克的微笑

 

 

 

 

 

 

 

 

 

 

 

 

 

 

 

 

 

 

 

 

 

 

 

 

 

 

 

 

 

 

分子生物學的開山祖師之一,於1953年提出正確的DNA結構模型因而獲頒
1962年諾貝爾獎的英國科學家克里克Francis Crick, 1916-2004),在1960
年代末期有感於分子生物學的根基已經確立,於是開始轉移陣地,尋找尚
待開發的新領域。經過漫長的尋尋覓覓之後,最後克里克終於選擇了新的
落腳領域:神經科學

素以直言不諱的犀利批判著稱的克里克,在劍橋大學讀研究所的第一年,
就以無名小卒的身分在他所給的第一場蛋白質晶體學的演講中,當著開創
X射線晶體學、年僅25歲就摘下諾貝爾桂冠小布拉格William L. Bragg,
1890-1971
)的面,痛批包括小布拉格等人在內的資深科學家。根據《
世第八天:二十世紀分子生物學革命首部曲 DNA
》裡的記載:

克里克邀請他那些資深同事參加一場討論會…回想起那場討論會,
他寫道:「我講的題目…概括說來,就是他們都在浪費時間,還有
根據我的分析,他們採行的方法幾乎沒有成功的機會…小布拉格氣
炸了。」事實上,這正是克里克令小布拉格抓狂的諸多表現之一…
只不過克里克說的是對的,而且過沒多久,小布拉格自己的分析結
果也確定了。

雖然常被克里克惹惱,但由於克里克的批判是建立在大量閱讀以及對問題
的深入了解上的,因此小布拉格後來也不得不承認:「他確實是個偉大的
天才。他真的是。他的閱讀欲望極強。」

如此直言不諱的科學大師在跨入新領域之後,當然還是不改本色。在閱讀
了大量的文獻之後,開始對理論神經科學開砲。除了批評許多神經網路
型的速度太慢之外,還批評做理論研究的人對於大腦實際運作方式所採取
的輕忽態度:

One feels that they don't really want to know whether their model is
right or not...Intellectual snobbery makes them feel they should
produce results that are mathematically both deep and powerful...no
compelling drive for them to press on and on until the way the brain
actually works is laid bare...It is more fun to produce "interesting"
computer programs and much easier to get grants for such work.
(引自What Mad Pursuit

克里克所提出的這些批判,是不是像當年他對小布拉格等人的批判一樣經
得起考驗呢?理論神經科學的研究是不是還無法克服系統越大,速度就越
慢的問題?是不是還充斥著無法被真實系統所檢驗的模型與預測?

明天,十月八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物理學系(理學大樓)六樓
601會議室
,清華大學電機工程學系暨電子工程研究所的陳新教授將要告
訴我們,克里克的批判是否依然成立,以及他如何在理論模擬之外另闢蹊
徑,巧妙地結合物理、工程與生物,以超大型積體電路與神經細胞來模擬
真實的神經系統。也以「刺耳的大笑聲和他的喋喋不休」著稱的克里克如
果還在世,會不會因此而保持靜默並露出滿意的微笑呢?

(本文感謝林怡君小姐協助撰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