變男變女犯著誰?

 

 

 

 

 

 

 

 

 

 

 

 

 

 

 

 

 

 

 

 

 

 

 

 

 

 

 

 

 

 

著名的靈長類動物學家法蘭斯•德瓦Frans de Waal, 1948-)還在荷蘭
烏特勒支大學
Utrecht University)攻讀博士學位時,跑到擁有全世界最
大的圈養黑猩猩族群的阿納姆動物園
Arnhem Zoo),做了好幾年的
地觀察。移居到美國之後,又到聖地牙哥動物園觀察研究俗稱矮黑猩猩
巴布諾猿
bonobo)。這兩種人類近親有著截然不同的社會行為,其中有
些和人類的社會行為相似得嚇人,而有些則有著發人深省的差異。

在阿納姆動物園裡,德瓦爾觀察到三隻雄黑猩猩之間的合縱連橫。年輕壯
的「尼奇」和年老力衰卻工於心計的「葉倫」聯手,將最強壯的「路維
特」拉下王座後,整個社群就進入長達四年的聯合執政。德瓦爾在《猿形
畢露
》中說:

但是這個聯盟最後也不免出現裂痕。而且,就像人一樣,造成他們不和的問題就是性。造王有功的葉倫享有相當大的性特權,尼奇絕
不讓其他公猿接近最迷人的母猿,但總是特別優待葉倫。這就是他
們的交易條件:尼奇掌握大權,葉倫得以分享性的甜頭…尼奇的自
信心與日俱增…開始作威作福,不但干預其他公猿的性活動,也
預到葉倫

性是基因得以延續的關鍵,因此黑猩猩的權力鬥爭以性的分配權為中心而
打轉,一點兒都不奇怪。人類社會中充滿了類似的戲碼,難怪季辛吉會說
:「權力是最好的春藥」。

與此相較,以雌性為主的巴布諾猿則展現出完全不同的行為。德瓦爾說,
科學家觀察野生巴布諾猿撿拾他們留下的甘蔗時發現:

公猿總是先到,趕在母猿抵達之前撿好自己需要的分量。母猿抵達之後,所有成員都會交媾一番,然後再由年長母猿取走最佳的食物

也就是說,雌巴布諾猿以食物分配來展現其權力;而最令人瞠目結舌的是
巴布諾猿以性交來解決權力(食物分配)紛爭。對人類來說,更駭人聽聞
的是這種解決紛爭的方式並不只限於異性之間,同性之間的性行為也有
家常便飯般地稀鬆平常。

因此,德瓦爾有感而發地說,黑猩猩和巴布諾猿的基本差異在於「者以
權力處理性的問題,另一者則以性處理權力的問題」。對於採取「黑猩猩
模式」來解決權力紛爭的人類而言,相對和平的「巴布諾模式」確實有
發人深省之處。

德瓦爾的說法看起來似乎很合理,但麻煩的是很難滿足科學哲學對於
假說
的基本要求:可證偽性
falsifiability)。換句話說,必須找到能否證
其說法的具體方法,否則就不是合格的科學。

有沒有方法可以否證德瓦爾的說法呢?

變更性別或許可以。如果尼奇突發奇想,想要變成母的,掌握一半權力的
葉倫會允許嗎?如果「最迷人的母猿」想要變成公的,尼奇與葉倫的聯合
政權會樂見少一個性交對象,多一個競逐權力的對手嗎?權力與性的分配
如果緊緊相扣,變公變母就不會只是個體的選擇而已,還會牽動許多敏感
的神經。

倫理方面的考量讓科學家們無法對瀕臨絕種的人類近親施行變性手術,但
科技與觀念的進步,讓奉行「黑猩猩模式」的人類得以隨心所欲地變男變
女。觀察人類社會歷來對於變更性別的態度與反應,或許可以提供我們檢
視靈長類動物行為的新視角。明天,十月十五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
分在物理學系(理學大樓)六樓
601會議室,在普林斯頓大學研究科學史的姜學豪先生將要為我們剖析自甲午戰爭以來,我們的社會怎麼看待變更
性別這件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