踵繼大師、努力折磨

 

 

 

 

 

 

 

 

 

 

 

 

 

 

 

 

 

 

 

 

 

 

 

 

 

 

 

 

 

 

根據美國病理學家James Ewing1866-1943)的記載,魯道夫•維蕭
Rudolf Virchow, 1821-1902)曾經說:

...no one even under torture could state exactly what a tumor is.

這位維蕭是何許人也?

對於生命科學背景的學生而言,維蕭是大家既熟悉又陌生的生物學家。熟悉,因為維蕭寫下了今天任何一本普通生物學教科書都會引述的著名格言Omnis cellula e cellula(所有的細胞都來自先存的細胞);陌生,因為可能就只有在引用這個格言時,他的名字才會出現這麼一次,甚至於根本沒被提到。

對於醫學背景的學生來說,維蕭就是位大名鼎鼎,被譽為現代細胞病理學之父的科學家了。從醫學院畢業後的短短三年之內,維蕭就發現了白血病(1845年)、闡明了血栓的病理機轉(1846年)。如今有一大堆醫學名詞都掛著他的名字,讓醫學院的學生想要不熟悉他都很難。

1847年,年僅26歲的維蕭創立了俗稱《維蕭總覽》的醫學雜誌。他為這份如今仍持續發行的雜誌所寫的第一篇文章〈科學化醫學的觀點〉,以革命性的觀念撼動了德國醫界。在這篇文章中,維蕭為科學化醫學下了定義:

科學化醫學的研究對象是人體或特定器官之運作何以發生改變;在特定的狀態中,這改變以何種方式、以何種程度影響到正常的機能運作;最終的目的在於找出有什麼辦法去矯治這些不正常的變化。要達到此目的,就必須對正常的人體功能有所認識,並了解其運作法則。因此科學化醫學的基礎是生理學。更進一步來說的話,科學化醫學由兩部分所組成;首先是病理學,其功能在於提供我們關於不正常的組織及機能的知識;其次是治療,目的在找出使人體回復到正常狀況的辦法。(中譯文引自《蛇杖的傳人-西方名醫列傳》)


1849年到1856年,維蕭在烏茲堡大學擔任病理學教授期間,特別強調要
以顯微鏡來觀察事物,從微觀的角度來思考。也就是這樣的研究思維,讓他領悟到了Omnis cellula e cellula的生命奧秘。

懷抱著將醫學科學化的想法,加上堅持從微觀的角度來觀察與思考,維蕭在1858年出版了《細胞病理學》,創立了這門學問。也就是在這樣的脈絡之下,他確認了他在科學史上留名的原點-癌症-是細胞的疾病,而且癌細胞也如同那句格言所說的,是源自於正常的細胞,只是經歷了某種病變而已。

Ewing所說,即使像維蕭這樣的醫學大師都沒辦法摸清楚癌症究竟是什麼樣的細胞疾病。有人說癌症是演化的遺澤,因此會如此難以捉摸與攻克,也難怪時至今日,科學家們還依照維蕭所說的,努力地折磨人(自己和學生),只為了想弄清楚當初讓維蕭困惑不已的問題。

明天,十月二十一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物理學系(理學大樓)601會議室,成功大學醫學院生理學研究所的湯銘哲教授將要告訴我們,為什麼想要踵繼大師,弄清楚癌細胞的病理學,與其折磨人,不如折磨癌細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