探討人們對於各種專業的刻板印象是件很有趣的事。要讓哭鬧
不休的小孩子安靜下來,有些大人會說『警察來了』。一提起
『竹科工程師』,不少人聯想起的是住透天厝、開名牌轎車的
電子新貴。說到『護士』,浮現在腦海堛漪O女性與白衣白鞋
,可能的話還有針筒、血壓計等等的。

說起數學家與物理學家,蹦出來的是,不修邊幅,在黑板邊拿
著粉筆討論的人,或是坐在煙霧瀰漫的酒吧堙A就著酒杯尋找
創意的人。這麼跟不修邊幅與酒吧脫不了關係的專業,也難怪
幾百年前,他們就已經在討論,喝醉之後東倒西歪地亂晃,會
走到哪堨h的問題。到了今天,即使是不常上酒吧,根本不會
醉臥街頭的數學家與物理學家,在當學生的時候也都要學會解
這道『醉漢走路』的問題。

生物學家呢?面貌很模糊。試管與實驗衣?好像是化學家的專
利。望遠鏡、相機與筆記簿?這年頭這些比較像是狗仔隊的標
準配備。解剖刀與青蛙?倒有點像。不過,很多現代的生物學
家一輩子可能也只解剖過一隻青蛙就是了。無論如何,可以肯
定的是,生物學家的刻板印象與酒沒有太大的關係,更別提會
不會解『醉漢走路』的問題了。

那麼,如果把這些連『醉漢走路』都不會解的生物學家灌醉,
他們會走到哪裡去?

明天,十月二十八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博士班
學長王政嚴將要解答這個問題。他找不到生物學家來灌醉,所
以會拿生物細胞來代替。想知道喝醉的細胞會走到哪裡去嗎?
來看看吧!

醉細胞知多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