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照片提供:林思民教授)

東海岸的北歐情緣

 

 

 

 

 

 

 

 

 

 

 

 

 

 

 

 

 

 

 

 

 

 

 

 

 

 

 

 

 

 

賞鳥人士都聽過「史溫侯」(Robert Swinhoe, 1836-1877)這個名字,也都
知道有許多種鳥的學名,是以這位英國外交官兼博物學家的名字命名的。從1856年首度造訪台灣起,到1866年卸下駐高雄領事的官銜為止,史溫侯
前前後後在台灣總共只停留了四年。然而,在這短短的四年堙A他採集研
究了許多種生物。根據這些調查研究,史溫侯寫了不少論文,將許多台灣
生物首度介紹給科學界。

為了紀念史溫侯的貢獻,不只是鳥類的學名,還有其他許多種生物的學名
都是以他的名字來命名的。像是藍鷳Lophura swinhoei台灣長鬃山羊
Capricornis swinhoei斯氏懸鉤子Rubus swinhoei等等,讓台灣生物的
學名添了些洋味。

當年的台灣其實是博物學家的樂園,有許多新的物種等著被發現。史溫侯
之後,還有許多博物學家接踵而至,除了讓台灣生物學名的西洋味更重之
外,還加添了東洋味。

這些帶著西洋味的學名,多半帶有英國風,帶著斯堪地納維亞風味的非常
少。好像就只有黃山雀Parus holsti台灣熊蟬Cryptotympana holsti
赫爾斯特上戶蛛Macrothele holsti了。

誰是Holst

根據《台灣昆蟲學史話》的記載,來自斯堪地納維亞半島的Holst受一位英
國鳥類學家的請託,在189310月抵達台灣之後就到處趴趴走:

由於他不懂台灣話,出去採集時常請名為「朱才」的台灣人當嚮
導,還帶著一隻名叫"Gan"的大狗,通常借住當地傳教士的家,但
吃的食物與台灣人沒有兩樣,偶爾也烤麵包吃。據說霍斯特是射
擊高手,在六龜造訪原住民部落時,因素描掛頭顱的棚子,引起
原住民不滿,想要殺害他,他立刻舉鎗將飛鳥擊落,又將附近竹
林擘開,射技之高超,令原住民不敢加害於他。

這位神秘的北歐人雖然槍法嚇嚇叫,沒人敢惹,但卻在1895年春天敵不過
病魔,死在台南附近。墓碑上只簡單地刻了幾個字:

P. A. Holst, Naturalist, died 1895

更慘的是,連這麼簡陋的墓碑後來也下落不明。如果不是在他死後四十年
,有位日本學者為他寫了篇「動物採集家P. A. Holst」的文章,留下了張
照片,還真的沒人知道這墓碑長什麼模樣呢!

雖然只有短短的兩年,Holst憑著高超的槍法採集了許多動物,因而在生物
學名堹d下了他的名字。當然,Holst在台灣發現的新種不只這些以他為名
的,還有其他許多種生物,都是這位生平、來歷皆不明的北歐人引介給科
學界的。明天,十月三十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研究台灣草蜥
年的台灣師範大學生科系林思民教授將要告訴我們,Holst遺留下來的這份
北歐情緣在東海岸生生不息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