厭水思源

 

世界上最遙遠的距離,不是生與死
而是我就站在你面前,你卻不知道我愛你

這首詩,在網路上流傳已久,早成了陳腔濫調,被戲謔地改寫成不同的kuso
版。這裡也來kuso一下,改寫成

世界上最陌生的液體,不是芳醇與香酯
而是就在你心中眼堙A而你卻不了解它的水

雖然還是首爛詩,但用來描述人類對於水的認識倒還蠻貼切的。

人體據說有百分之七十是水,所以每個人的心中眼堛瑤T都塞滿了水。人
們對水有多陌生呢?隨便列出幾樣常見的,而科學家們還沒完全弄清楚的
東西就好:純水的結構、鹽水的結構、純/鹽水和空氣間的界面結構、不
同溶質在水中的溶解度等。對水的認識這麼少,難怪有人可以靠著賣「XX
水」大賺其錢。

生物學家一天到晚和水打交道,所以早在物理學家還不在意水到底有多奇
特的時候,就學會了把水和溶質的交互作用分成兩類:親水性和厭水性。
生物學家就靠這麼簡單的二分法,倒也還其樂融融地過了無數日子。然後
,物理學家登場,從此生物學家幸福快樂的日子就結束了。

物理學家特別討厭厭水性,原因很簡單,他們根本弄不清楚這個令人(也
令水)討厭的傢伙是從哪裡冒出來的。不論是做實驗或做理論的,只要碰
上這傢伙,都變成各說各話的局面。偏偏生物學家非常依賴厭水性,已經
到了沒有它就無法過日子的地步。既然物理學家沒辦法幫上忙,反而還把
場面弄得一團混亂,那乾脆就不要理他們,繼續沿用昔日的分類,過物理
學家出現之前的快樂日子。物理學家雖然又氣又急,但也沒辦法。畢竟,
對於厭水性的來源為何,連自己人都沒有共識了,怎可能說服別人?

明天,十一月二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阮俊人老師將要告訴大家,
在厭水思源上,物理學家究竟遇到了哪些問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