廉頗老矣,尚能生否?

 

 

 

 

 

 

 

 

 

 

 

 

 

 

 

 

 

 

 

 

 

 

 

 

 

 

 

 

 

 

                                                           

 

 

 

 

 

根據《史記》『廉頗藺相如傳』中的記載,趙國因為常被秦國騷擾,想把多年前離開趙國的大將軍廉頗找回來幫忙抵禦秦國,所以派了使者去拜訪廉頗,看看上了年紀的廉頗是不是還能老當益壯。久居外國的廉頗也很想回國效力,所以在趙王的使者面前使出渾身解數,又是大口吃飯,又是大塊吃肉,還披戴整齊地跳上馬。

廉頗忙了半天,可惜還是不敵他仇家的銀彈攻勢。被買通了的使者,打給趙王的報告除了據實以告的『廉頗雖然老了,卻還蠻能吃的』,還捏造出『和我談沒多久,就去拉了三次』,暗示廉頗已經老到屎尿失禁的地步了。

其實,故事裡的所有人,趙王、使者、廉頗和他的仇家都沒弄對。要判斷老化的程度,哪是光看能不能吃,能不能跳上跳下就可以的?不過,話說回來,現代的科學家也好不到哪裡去。拿《揭開老化之謎》(商周出版)來翻翻,我們馬上會發現,科學家只知道不能單憑飯量多寡或手腳靈活與否來衡量個體老化的程度,但對於要用什麼來測量個體的老化程度,也沒有很好的答案。

既然老化的問題如此複雜,有人就想到,與其拿複雜的生物來研究這個複雜的問題,不如用最簡單的生物來研究。早在1950年代,就有科學家開始在研究細菌的老化。不過,細菌和廉頗不一樣,有些可以長期不吃不喝,所以『尚能飯否?』不是個好問題;『手腳靈不靈活』當然也不是。那這些科學家問的是什麼問題呢?所謂的『食色性也』,細菌的生殖能力就成了這些科學家研究的焦點。

用生殖能力作為衡量個體老化的指標,即使對行無性生殖的細菌來說很管用,對於人這麼複雜的,行有性生殖的生物來說,還是很有問題的。不過,看起來科學家問的『尚能生否?』比廉頗等人問的『尚能飯否?』強。廉頗當時如果僱用幾位美眉隨侍在側,上演爭風吃醋的戲碼的話,不但能讓趙王羨慕不已,還能讓使者無法捏造他屎尿失禁的謊言。畢竟,都能讓美眉爭風吃醋了,怎麼可能會有屎尿失禁的問題?

明天,十一月三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物理系碩一的莊惠琪小姐將要告訴大家,科學家們如何適切地定義『廉頗老矣,尚能生否?』這樣的問題,用最簡單的生物來研究老化現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