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男人不如一顆癩

 

 

 

 

 

 

 

 

 

 

 

 

 

 

 

 

 

 

 

 

 

 

 

 

 

 

 

 

 

 

                                                           

 

 

 

 

 

 

 

生物物理這門學問很難定義,連帶地,生物物理學家有時候就像伊索寓言中的蝙蝠,夾在鳥類和獸類之間,兩面不討好。難怪有人開玩笑:『生物物理學家對生物學家講物理,對物理學家談生物,一但遇到另一位生物物理學家,就只聊女人。』

這個戲謔的說法大概是在女權運動興起之前誕生的。當年或許沒惹什麼是非,現在可是會招來性別歧視的指控。生物物理學家為什麼不能是女的?難道女人沒有能力兼通生物與物理?

持平地說,聊女人的可以是男人,也可以是女人,所以不見得是性別歧視在作祟。那把『女人』改成『男人』呢?可能還是會挨罵。為什麼只有男人值得談論,女人難道不值一提嗎?為什麼暗示女性科學家對男人比對專業還感興趣?

想兩面討好,最好男人和女人,不,女人和男人,都不要用。那『生物物理學家對生物學家講物理,對物理學家談生物,一但遇到另一位生物物理學家,就只聊人』呢?唉,無性的世界多麼沒有意思啊。

其實,生物物理學家大可以不必又是物裡,又是生物,還忽男忽女地,弄得滿頭大汗卻還擺不平各方人馬。有個寶貝,只要一掏出來,保證物理學家高興地像鳥兒一樣地飛上天,生物學家興奮地像踩彈簧般地跳來跳去,生物物理學家激動地忘了有性的世界是多麼地美好。

這個寶貝被無數的生物學家研究過,許多物理學家也對它充滿好奇,把它當成跨入生物物理的敲門磚。發明核磁共振的Purcell為這個寶貝著迷不已,死後發表的第一篇研究論文就是有關它的(你沒看錯,這篇論文在他過世之後才寄出)。而替他發表這篇文章的Berg,就是因為研究這個寶貝而在生物物理學界赫赫有名的。

Berg去年為門外漢寫了一本不到一百三十頁的書,介紹這個寶貝的生物物理。明天,十一月十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中山醫學大學的賴怡琪教授將再次來到物理系,和大家討論這本書的前幾章。她打算用四個星期的時間帶我們讀完這本書,第一次就藉生物物理期刊俱樂部的聚會來進行。明天同時也將討論這個讀書會往後的聚會
時間,請想加入的人務必參與討論。

喔,對了,這個萬人迷的寶貝名叫『一顆癩』(E. coli),大腸桿菌是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