窮人的觀腦術

 

 

 

 

 

 

 

 

 

 

 

 

 

 

 

 

 

 

 

 

 

 

 

 

 

 

 

 

 

 

對音樂的需求人人不同。有些人覺得音樂是生命的一部分,每天必須有音
樂伴隨,才能好好的過日子;但有些人並不喜歡聲音干擾,安安靜靜才能
好好地工作。

不僅是需求不同,就連什麼樣的聲音叫做音樂,也沒有統一的答案。有人
說和諧有序的聲音,就是音樂;但喜好重金屬的人們可不認為音樂必須是
和諧有序的。

像音樂這種言人人殊,毫無客觀標準的事物,似乎不是追求客觀真理的科
學家會拿來研究的東西。但從另一個角度來看,對於喜歡追根究底的科學
家來說,如果能夠從看似主觀的事物裡萃取出客觀的真理,那就很有意思
了。

音樂,說穿了就是聲波而已。因此,要探究蘊含在音樂裡的客觀真理似乎
只有從聲波的物理學下手,頂多再加上與聲波所引發的耳膜震動有關的生
理學而已。

然而,音樂並不只是單純的聲波引發的耳膜震動而已。蕭邦的《革命》
《搖籃曲》都會引發耳膜震動,但前者讓人感到狂飆激昂,而後者卻使人
覺得恬靜安適。也就是說,感覺器官所接收到的物理刺激,在轉換成生理
訊號之後,還會經過大腦的加工處理,最後才成為我們主觀感受到的知覺
perception)。

因此,要探究蘊含在音樂裡的客觀真理,還可以從拆解大腦這個加工廠著
手,一步一步地探究客觀變成主觀的複雜過程。當然,所謂的「拆解」絕
對不是直接把頭蓋骨鋸開,撈出大腦來觀察、切割、打漿、萃取…如此直
達佛經所說的「無眼耳鼻舌身義」之境,那就什麼都不剩,客觀過頭了。

那麼,有什麼方法可以讓科學家弄清楚大腦這座神秘的加工廠是怎麼運作
的呢?大費周章、所費不貲的方法很多,但還是有聰明的科學家可以設計
出簡單便宜的巧妙方法,萃取出主觀知覺中的客觀真理。台灣大學心理系
曾加蕙教授就是其中的佼佼者。明天,十一月十三日(週四),中午十
二點十分,她將要告訴我們,她是如何辦到的。

(感謝蔡峰岳先生協助撰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