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泡泡分類學

 

 

 

 

 

 

 

 

 

 

 

 

 

 

 

 

 

 

 

 

 

 

 

 

 

 

 

 

 

 

許多人小時候都玩過吹泡泡,大概很難找到從來沒有吹過泡泡的人吧?很
多人在吹泡泡之餘,也曾經很調皮地往裝著肥皂水的罐子裡吹氣,看著越
長越高的泡沫,心情也越來越high。雖然許多人都玩過,但卻很少有人會
想到這麼簡單的遊戲裡面,其實隱藏了非常有趣的科學。物理學家可以從
泡泡吹出一籮筐的物理,數學家也可以弄出讓人傻眼的數學難題,就連工
程師也都可以從泡沫中創造出新奇的人造材料

泡泡如此地平易近人卻又涵蘊了許多科學,難怪上上個世紀末(1890年)
有人拿它來寫科普書,而且還歷久彌新,到現在都還能賣錢。不過,拿
這種大家都玩過的東西來寫科普書,可不像乍看之下那麼容易,一不小心
就會把乘著玩泡泡的興頭來買書的讀者弄得暈頭轉向,倒盡胃口。在研究
泡泡的歷史
上,除了那本一百多年前出版的科普書最有名之外,排名第二
的大概要算是Isenberg寫的科普書了。從亞馬遜網站的讀者書評來看,顯
然這本書就是講了太多讓人頭昏眼花的東西,才沒那麼受歡迎。

到底是什麼東西讓人頭昏眼花呢?Isenberg先討論肥皂膜,再討論肥皂泡
。在討論肥皂膜時,他把肥皂膜分成三類,因此到了討論肥皂泡時,也想
把泡泡分門別類,結果就把讀者引入拓撲學的迷宮當中…

Isenberg是學物理的,難怪講起泡泡分類學會談數學談到「嘴角全泡」。
生物學家是玩分類的高手,要是由他們來講泡泡分類學,應該就不會這麼
讓人昏頭轉向了吧?但是泡泡不是生物,怎麼會有生物學家會對泡泡分類
學感興趣呢?

明天,十一月十九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農資學院(農環大樓)
二樓會議室
,農業試驗所應用動物組昆蟲分類研究室的石憲宗博士將要告訴我們,葉蟬所分泌的泡泡為何會讓生物學家對泡泡分類學產生興趣,以
及能否從這些泡泡的結構(和物理學家最近開始玩的界面活性劑自組裝結
一樣,有球狀的,也有長柱狀的)、葉蟬處理泡泡的方式等線索來分類
葉蟬。

(感謝石憲宗博士與林怡君小姐協助撰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