圖片來源:維基百科

水下三國演義

 

 

 

 

 

 

 

 

 

 

 

 

 

 

 

 

 

 

 

 

 

 

 

 

 

 

 

 

 

 

賈德•戴蒙Jared Diamond)在他那本膾炙人口的著作《槍炮、病菌與鋼
》(Guns, Germs, and Steel)的前言中說,寫該書的動機是為了要回答
他的新幾內亞朋友,當地的政治領袖亞力所提出來的問題:

為什麼是白人製造出這麼多貨物,再運來這裡?為什麼我們黑人沒
搞出過什麼名堂?

戴蒙接著說,最常見的解釋是訴諸族群間的生物差異。什麼意思呢?就是
白人比較聰明啦!不過,根據他與新幾內亞人共事了三十多年的經驗,也
根據在原始社會中,針對智力的天擇壓力更大,戴蒙斬釘截鐵地斷言,白
人其實比較蠢,因此訴諸生物差異是錯的。

還有其他的常見解釋,但都有致命的弱點。戴蒙提出來的解釋是,近因在
於槍炮、傳染病、鋼鐵工具與工藝製品,而遠因則在於環境地理與生物地
理決定了人類社會的發展。

雖然有學者對戴蒙的理論提出質疑,但拿它來檢視歷史,還是蠻有意思的
。而且,正如物理學大師霍金Stephen Hawking所說,一個好的理論不
但要能夠以簡馭繁,還要能夠做精確的預測。如果戴蒙的理論是對的,那
就可以預知歷史會如何發展了!

亞力的問題很簡單,只有白人與黑人,不是白人稱霸,就是黑人橫掃天下
,要提出言之成理的解釋,難度並不高。如果拿比較複雜的系統、比較微
觀的歷史來看,難度就高多了。以魏、蜀、吳三國爭霸的歷史來說,可能
的覆亡順序就有六種。戴蒙的理論能解釋實際上發生的滅亡順序(篡位的
不計)嗎?

戴蒙的理論能不能解釋三國爭霸史,還得仔細考察相關的環境與生物地理
才知道。不過,從生物學的觀點來看,他的理論大致上是對的。這是因為
身為生物學家的戴蒙所提出來的理論,說穿了不過就是把人作為一個生物
物種的本質彰顯出來,把人類文明史放入生物學的架構之中。因此,如果
承認人不過就是一個生物物種,那麼學歷史的人就得先學生物學了。

這對學歷史的人來說,真是個壞消息。其實,事情沒那麼糟,因為生物學
很有趣,到處都有神似三國鼎立、春秋戰國的系統,不比真正的人類歷史
遜色。明天,十一月二十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中興大學生科系
的林幸助教授就要告訴我們,海中也有精采的三國演義在上演。

(感謝蔡峰岳先生協助撰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