賽跑有很多種,大致上可以依距離的長短來區分。距離太
短,用一般的計時方式就很難分出高下,所以有百米賽跑
,但卻沒聽說過有十米賽跑的。距離越長的賽跑,越容易
分出高下,所以大家在起跑時就越隨便,也沒聽說過有偷
跑的問題,更沒聽說過要像短跑一樣地算到百分之一秒。

喜歡作怪的,還會在跑道上加障礙物,或是來個沙灘賽跑
等等的。有了障礙物,跑起來當然比沒有障礙物的時候還
要費力耗時,也就更容易區分出參賽者的本領。不會游泳
的就算跑得再快,碰上鐵人三項,就是比擅長游泳但卻跑
得慢的人吃虧。

上面講的這些,沒有什麼學問,大家都懂。怪就怪在光靠
這些就可以在科學上留名,拿個諾貝爾獎什麼的。不過,
照兩位(還是三位?)當事人之一的A.J.P. Martin(1910-2002)
的講法,他可不是從賽跑,而是從咖啡罐裡頭悟出這個道
理來的。這倒也可以理解,因為當他是個中學生的時候,
可沒有電視轉播的比賽來消磨時間,只好躲在家堛漲a下
室拿那些咖啡罐做實驗。

Martin後來和R.L.M. Synge(1914-1994)在實驗室裡頭搞
搞弄弄,在1940年設計出一條跑道,可以讓在上面跑的分
子很快地分出高下。到了今天,從他們的跑道延伸出來的
分子的鐵人三項比賽,每天都在全世界各地的實驗室裡進
行。我們甚至於可以說,一個像樣的化學系或生化系一定
具備舉辦這種比賽的能力。

回頭看看,其實Martin和Synge並不是第一個發明這種分
子鐵人三項的人。早在1902年,有一位俄國的植物學家
Tswett(1872-1919)就開始著手這項發明了。許多人在國
中時就做過Tswett當時做的實驗,分離葉子裡面的化學成
分。可惜的是,一直到1931年,幾乎沒有任何人注意到他
在1906年發表的文章。如果他沒有在1919年病死,應該可
以看到世人對他的成果的肯定,長壽一點,說不定還可以
在1952年與Martin和Synge分獎金。

明天,十二月九日(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系咖,物理
系的研究助理陳佳慧小姐將要告訴大家,分子的鐵人三項
賽的妙用。

 

分子的鐵人三項比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