物理大師的生物試金石

 

 

 

 

 

 

 

 

 

 

 

 

 

 

 

 

 

 

 

 

 

 

 

 

 

 

 

 

 

 

                                                           

 

 

 

 

 

 

 

物理大師?怎樣才算是物理大師呢?

在許多大學生的心目中,物理大師是按照課講得清不清楚、題目解得漂不
漂亮來排序的。到了研究所階段,慢慢發現所謂的大師好像是依照「論文
點數」來排的,和講課清不清楚、常不常掛黑板無關(有時候還是負相關
的哩!)當了教授或研究員之後又會發現,互搶資源的對手往往論文點數
就是比自己的還要高,可見以論文點數來排序實在是大有問題。

物理學界最有名的「大師排行榜」是前蘇聯的物理大師藍道(Lev Landau,
1908-1968
所提出來的。藍道把物理學家分成五級,第一級的比第二級的
成就高十倍,第二級的又比第三級的成就大十倍,依此類推。在藍道的心
目中,愛因斯坦的級數是1/2波耳的是1,大多數人的級數都是最糟的5
和藍道一起寫了十本少有人敢拿來當教科書的教科書的Lifshitz爆料說,藍
道起初謙虛地把自己排在第2.5級,後來才覺得應該是第2級。

大多數物理學家雖然都是第五級的,但遇到物理門外漢的時候,有些人會
產生錯覺,以為自己離大師的級數不遠,開始口沫橫飛,滔滔不絕地賣弄
起來。這實在很難叫人服氣,第5級的好歹也要像第2.5級的一樣謙虛才像
話啊!

在藍道的心目中,波耳與愛因斯坦是大師中的大師。這兩位大師中的大師
在面對門外漢的時候,是不是也會滔滔不絕,一點兒都不謙虛呢?

答案在物理門外漢John T. Bonner的自傳Lives of a Biologist中。

在普林斯頓大學任教多年的生物學家Bonner說,有一天他帶了另一位物理
門外漢去參觀心理系的「知覺中心」,碰巧遇到波耳。不知道是不是因為
他們參觀的是關於視覺的錯覺展示,波耳在參觀完之後似乎也產生錯覺,
唯我獨尊了起來。他拉著這兩位物理門外漢說要交流討論一番,但坐下來
後卻滔滔不絕地獨自講了半小時。Bonner說可憐的Konrad Lorenz不斷地試
著要說些什麼,但波耳硬是不理這位諾貝爾級的生物學大師,完全沒有給
他們插嘴的餘地。

愛因斯坦呢?Bonner說,他到普林斯頓任教後沒多久,認識了一位德國來
的科學哲學家Oppenheim,是愛因斯坦的好朋友。OppenheimBonner在博士班期間的研究工作很感興趣,愛因斯坦聽了他的轉述之後也十分好奇
,就把Bonner找來,要Bonner把博士論文中附的錄影帶放給他看。愛因斯
坦看完之後,也說要交流討論一番。Bonner後來很懊惱,沒把他和這位
0.5級的物理大師的對話記下來。但他清楚記得,愛因斯坦很親切友善地傾
聽,邊說邊停下來想,而所問的問題則正中發育生物學的關鍵問題!

生物學家Bonner因此因緣際會地成為物理大師的試金石。也許波耳在與愛因斯坦爭論多年之後,對表象所帶來的錯覺做了許多思考,因此一開口就欲罷不能。也許Bonner讓愛因斯坦意識到,生物世界也有讓物理學家不得不謙虛以對的難解謎題。波耳與愛因斯坦的爭論很有名,無須多說。但愛因斯坦到底在Bonner的錄影帶中看到了什麼?

明天,十二月十三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中研院物理所的陳志強
副所長將要告訴大家,究竟Bonner研究的是什麼生物系統,以及愛因斯坦
可能看到了什麼難解的謎題。

〔因大學評鑑之故,地點改在理學院會議室(理學大樓404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