Herbationes Formosan

 

 

 

 

 

 

 

 

 

 

 

 

 

 

 

 

 

 

 

 

 

 

 

 

 

 

 

 

 

 

兩個半世紀前,在瑞典中部的小城烏普薩拉Uppsala),每年到了五、六月春暖花開的時節,常會湧來一大群人,又吹號角又敲鼓,邊唱邊跳地,一路扛著旗幟喧鬧而過。有時候連名聲顯赫的政治權貴或外國訪客都會跑來加入這群人的行列,威震當時的權力中樞斯德哥爾摩,讓這個小城的活動成為報章媒體的焦點。

這個活動有個正式的拉丁文名稱,叫做Herbationes Upsalienses。因為是
在烏普薩拉舉行的,當然要冠上Upsalienses;而活動的主要內容是觀察植物,因此就有了個意思是「植物學之旅」的Herbationes。雖然叫做植物學之旅,但是觀察的範圍還延伸到和植物相關的動物與礦物。

舉例來說,由於家畜會把植物吃掉,因此就有個小隊被指派去觀察家畜。隊員們必須跟在家畜的屁股後面,在植物被吞下去之前,從家畜口中拉出來鑑識;然後由專人負責掏出筆記本、鵝毛筆、墨水等等,把鑑識的結果記錄下來。而這一切都要在家畜繼續吃下一口之前完成,不然的話,來不及寫下來的鑑識結果就會越堆越多,最後就真的只好放牛吃草了。

據說就是為了讓隊員們不要手忙腳亂,能兩三下就把鑑識出來的植物名稱寫下來,跟上家畜咀嚼的速度,Herbationes Upsalienses的發起人兼負責人才會弄出那套讓他留名青史的雙名法binomial nomenclature)。沒錯,讓靜謐的小城陷入鑼鼓喧天的嘉年華當中的這群人是由林奈式分類系統Linnaean taxonomy)的創始人卡爾•林奈Carl Linnaeus, 1707-1778)所組織、帶領的。

林奈承襲了發軔於文藝復興時期的義大利的傳統,到戶外實地觀察自然。對他而言,科學研究不是遠離人群,躲在象牙塔裡面做的;科學研究也不是專屬於少數菁英的,更不是得像老學究一樣地死氣沉沉的人才能做的,因此他的Herbationes Upsalienses結合了教育功能,對所有人(包括當時在科學界中很少見的女性)開放,也對離經叛道的穿著打扮十分包容。

只是小城的居民很難接受,忍無可忍之餘跑去找贊助林奈的金主Carl
Hårleman
1700-1753)。在他的勸說與施壓下,林奈才心不甘情不願地要求參加Herbationes Upsalienses的人們安靜一點、穿得像樣一點。林奈把科學研究帶入人群中的同時,終究不得不和人群所屬的社會規範稍做妥協。

現代科學家的研究經費大多來自於政府補助,因此納稅的普羅大眾是實質上的衣食父母,林奈的理念也就成了主流。然而隨著科技的進步,今日的科學家不用再像林奈一樣,把幾乎所有的研究過程都變成群眾可以自由參與的活動,因而也不必人馬雜沓地驚擾在地居民,就可以辦到當年林奈要靠許多人一人多工、分秒必爭地工作才能辦到的事情。

明天,十二月十六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物理學系(理學大樓)601會議室,台灣大學生物產業機電工程學系的江昭皚教授將要告訴我們,他如何利用感測器網路wireless sensor network)對植物做動態而即時的觀測,把兩百多年前鑼鼓喧天的Herbationes Upsalienses變成寂靜無聲的Herbationes Formosa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