花花世界的機密技術

 

 

 

 

 

 

 

 

 

 

 

 

 

 

 

 

 

 

 

 

 

 

 

 

 

 

 

 

 

 

                                                           

 

 

 

 

 

 

 

自十六世紀豐臣秀吉1536-1598)帶動日本的賞櫻風氣以來,從貴族到
平民,日本人每年春天都殷殷期盼櫻花開放。春天時,繁盛如霧的櫻花和
多重的象徵意義給了拘謹的日本人一個放鬆心情的浪漫春天。然而,有時
不免也會被老天作弄,一個不留神,就只留下繽紛的落英,讓撲了個空的
人們在樹下大嘆「莫待無花空折枝」。櫻花從花開到花謝有如轉眼,自十
六世紀以來,撲空的必然大有人在,難怪日本會有「櫻花七日」俗諺。

許多事物到了日本人手中,好像都免不了要被發揚光大,非達到登峰造極
(或者說,走火入魔)的境界不可。賞櫻也難逃這個下場。作家茂呂美耶
在《江戶日本》(遠流出版)書中說,德川吉宗1684-1751)為了培養
庶民賞花的習慣,來了這麼一招:

在江戶城內栽種數千株染井吉野櫻苗木,再大量移植到隅田川
堤岸、小金井堤岸、飛鳥山公園、御殿山等地,成為江戶賞櫻
勝地。

從豐臣秀吉臨死前舉辦的「醍醐花見」到德川吉宗的大手筆,頂多一百五
十次春天,就開始走火入魔了。以量取勝還不夠,還有更厲害的:

吉原遊廓更於每年三月一日舉行櫻花祭,這些櫻樹於事前都經
過花匠調整開花期,再將盛開的櫻樹全體移植到吉原遊廓內,
開放給一般民眾觀賞,這也正是賞夜櫻的起源。

可見這一百多年之間,日本人在花叢堛嶀F多少功夫,已經到了可以精確
操控開花時間的化境。

話說回來,日本人也不是笨蛋,沒事不會花這麼多力氣去研究如何讓櫻花
同時怒放。「遊廓」也者,「窯子園區」是也;而「吉原遊廓」,照茂呂美耶的描述,更是到了登峰造極(也免不了!)的境界。因此,賞夜櫻只是在拉開花花世界的序幕而已。為了在激烈的商業競爭中存活,「同步開
花」就成了眾窯的研究目標,可能還是最機密的技術呢。

不知道當時的花匠能把開花的時間操控到多麼精確的地步,但我們知道,
即使沒有商業競爭,大自然還是發展出了同步開花的「技術」。也許大自
然無法像吉原的花匠,達到登峰造極的精確度,但是夠用就好!

明天,十二月二十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國家理論科學中心數學
組的陳毓昀博士將要告訴大家,大自然為什麼要發展出同步開花的技術,
而又是如何判斷所發展出來的技術「夠用」?

(感謝陳毓昀博士協助撰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