窺視大師未竟處

 

 

 

 

 

 

 

 

 

 

 

 

 

 

 

 

 

 

 

 

 

 

 

 

 

 

 

 

 

 

著名的物理學家兼科學史學者PaisAbraham Pais, 1918-2000在普林斯頓
高等研究院任職的時候,經常和愛因斯坦碰面,用大師的母語德語天南地
北地聊。Pais說,兩個人再怎麼聊,話題總是會回到物理上頭;而其中最
常談到的主題是量子物理,特別是讓愛因斯坦感到非常困擾的問題:量子
力學的詮釋。

愛因斯坦對量子力學裡所謂的「哥本哈根詮釋」很不滿意,多年來想方設
法,挖空心思地發動攻擊,從骰子精心設計的思想實驗都嘗試過,卻始
終無法一擊中的,難怪聊天聊到最後都要轉回這個讓他魂牽夢繫多年的主
題。Pais說,有一天愛因斯坦和他出去散步,走到一半突然停下腳步,轉
過頭來問Pais你真的相信,月亮只有在你看她的時候才存在嗎?

雖然對劈腿族來說,如果真的「沒看到就不存在」,那就太完美了;但顯
然對愛因斯坦來說,哥本哈根詮釋如果是對的,那簡直就是惡夢的開端,
因為它挑戰了他的哲學觀,挑戰了他對「存在」的認知。

其實愛因斯坦還算幸運的,可以大剌剌地攻擊有波耳海森堡等大師在後
面撐腰的詮釋;最可憐的是那些第五級的物理學家,即使心裡覺得哥本哈
根詮釋怪怪的,也沒有膽量劈腿,公開支持愛因斯坦的觀點。這些可憐蟲
只能奉行4.5的物理學家Mermin給他們的忠告:Shut up and calculate!

放眼其它領域,好像沒有什麼人像學物理的人這樣,日子難過到快要精神
分裂,連「月亮只有在你看她的時候才存在嗎?」之類的問題都無法回答
。生物學家會問,曾經存在過的台灣雲豹滅絕了沒有,但絕不會問台灣雲
豹和是不是只有在人們看牠的時候才存在。對他們來說,存在是客觀的事
實,而非主觀的認知。

因此,對生物學家來說,在確認了存在的客觀事實之後,根本就不必擔心
四下無人的時候,要觀察測量的對象不復存在,而是如何持續地進行觀察
測量的工作。明天,十二月二十五日(週四),中午十二點十分在農資學
院(農資大樓)二樓第一會議室
,台灣科技大學電子工程學系的阮聖彰教
授將要告訴大家,日新月異的電子科技如何協助生物學家解決這個讓他們
念茲在茲的問題,一窺大師未竟之處。

(感謝蔡峰岳先生協助撰寫本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