喜愛敲森巴鼓的費曼,研究物理的方式與眾不同,因此有人
借用梭羅的名言,『特立獨行的人也許是隨著不一樣的鼓聲
邁步的』,用『不同的鼓聲』來形容費曼研究物理的方式。
費曼在1988年過世,這與眾不同的鼓聲已經隨他遠去,只留
下剛剛出版的《費曼手札-不休止的鼓聲》(天下文化)在
世人心中鼕鼕回響。

在《費曼手札》中,有一封費曼於1984年寫給杭廷頓紀念醫
院磁共振造影實驗室主任的信。費曼在那年的3月,摔了一跤
,跌破了頭,造成腦內積血,因此進了醫院。手術之後,那
位主任替費曼拍了些腦部磁共振造影的照片。這些照片清晰
的程度,讓費曼讚嘆不已。不過,費曼有點得意地說,那些
照片雖然清楚細緻,但卻無法把他在想些什麼照出來。

多年過去,磁共振造影術不斷地進步,與認知科學的結合,
讓科學家越來越有把握,可以從腦部的磁共振影像,來推測
被掃瞄的人當時在想什麼。費曼要是能預知這些發展,也許
會慶幸他早生了幾年。要不然,人們就會看到,他即使跌破
了頭,還是滿腦子裸體女郎的圖像。

到了今天,顯影技術在生物醫學上已經有了無數的應用。過
去一年多來,在生物物理期刊俱樂部奡N討論過好幾次。從
細胞與分子生物學生物力學臨床醫學,都可以找到顯影
技術令人目眩神馳的應用。

在那套有名的普物教科書裡,費曼花了一整章專門講視覺。
而《費曼手札》中最長的幾封信之一,就是在討論色彩視覺
及其在認知心理學上的意義。由此可見,費曼對此念茲在茲
,思考過許多相關問題。因此,要是他能預知顯影技術在生
物醫學上的這些發展,說不定反而會埋怨自己早生了十年。

費曼的鼓聲似乎還沒人能接得上,所以談『不休止的鼓聲』
可能言之過早。不過,明天,五月二十六日(四),中午十
二點十分在系咖,阮俊人老師將要告訴大家,可以確定的是
,讓費曼讚嘆不已的快門,將會永不休止地發掘生物世界的
奧秘。

 

 

永不休止的

快門